人人添人人澡人人澡人人人人(非洲黑妞性XXXX精品)

2022-02-22 11:45

鲁肃哈哈一笑。“你啊,就是想得太多了。依我看,天子未必会有这个意思。你看刘公衡,不也是宗室天子照样任他为右部督,将来外放,至少也是坐镇一方的诸侯。”

“那是因为刘公衡没我聪明。”刘晔眉梢扬起,一声轻笑。“弘农王被鸩杀,天子没有兄弟,母族又没什么实力,重用宗室只是无奈之举。将来天下大定,皇子长成,宗室各据一方就未必是福了。与其如此,还不如安稳些,做个富贵闲人,天子近臣。”

鲁肃嘴角轻挑。“你甘心吗?”

刘晔笑容一僵,又有些沮丧地甩了甩袖子。“这就是命,不甘心又能如何?我总不能明知前路不通,却非要去闯吧?子敬,你不必激我。你多多努力,将来封侯拜将。我致仕之后,闲时也能有个走动之处。”

鲁肃欲言又止,良久后,一声叹息。

“刘侍中,鲁侍中,请留步。”急促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

刘晔、鲁肃停住脚步,转头一看,见诸葛亮提着衣摆,赶了过来,不禁互相看了一眼。

诸葛亮步履轻快,足下生风,有点练家子的感觉。

“何事?”

“陛下有请。”诸葛亮赶到面前,放下衣摆,拱手道。“请随我来。”

刘晔、鲁肃都有些意外,但更多的是欢喜,连忙跟着诸葛亮转回御帐。

刘协刚脱了朝服,换上一身窄袖便服,正在帐中踱步,见刘晔、鲁肃两人赶到,不禁笑了一声。“你们走得倒是快,朕一愣神,你们就不见了。”

刘晔拱手笑道:“臣等也是鉴于争论激烈,一时不能自拔,未与陛下告辞。”

“哈哈哈……”刘协大笑。“有没有兴趣陪朕出猎?眼看着就要离开凉州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来。突然想出去走马,你们可有兴趣?”

刘晔、鲁肃正中下怀,哪有拒绝之理。

尤其是鲁肃,天子赐了他两匹好马,他这段时间用心练习骑射,还和赵云成了好朋友,自谓进步不小,正想在天子面前展示一下。万一天子满意,让他统兵,机会不就来了么。

两人随即赶回帐中换衣服,陪着刘协一起出了大营。

随行的还有赵云率领的左部数十名散骑常侍。

金城附近有山有水,景色还是不错的。正值盛夏,阳光灿烂,漫山翠碧,让人一看就心情舒畅。离城十余里,纵马奔驰了一回,出了一身汗,心情便轻松了许多。

赵云带着散骑们去处理猎物,架火烧烤,又有人下水捕鱼,准备大快朵颐。

刘协下了马,脱了鞋,走入水中。掬起水,洗了把脸,又喝了两口,这才直起腰来,极目远眺。

“子扬,淮南能看到如此景色么?”

刘晔环顾四周,摇摇头。“山川异域,风景自然不同。淮南有山,秀美宜人,却没有这般高峻。”

“没错,山川如此,人也一样。”刘协招了招手,示意刘晔、鲁肃也下水洗洗。“入乡随俗,到了这里,就不要太讲究了。”

刘晔本想拒绝,话到嘴边,忽然心中一动。“陛下说得有理,就算是夫子,也有浴于沂的时候。”说着便脱了衣服,只剩一条裤子,扑入水中,畅游起来。

刘协有些意外,随即又笑了起来。

刘晔还真是个放得开的人,让他下水洗洗脸,他干脆游泳了。

“一起,一起。”刘协也来了兴致,脱掉上衣,只留一条牛鼻短裤,扑入水中。

赵云见状,连忙派了几个水性好的散骑跟上来保护。

刘协听到身后的水声,回头看了一眼,示意散骑们不用跟得太近。他前世就会游泳,这一世也没闲着,这里的水流也不急,不会有什么危险。

游了一阵,刘协、刘晔上了岸,并肩坐在树荫下。

“想不到陛下气息如此绵长。”刘晔转头看着刘协。“练过吐纳术?”

刘协笑笑。“算是吧,其实主要是练武,修仙只是顺便。”

“陛下想长生?”

“我想办一件大事。”刘协收起笑容,淡淡地说道:“一件前所未有的大事。”

刘晔脸上的神情也凝重起来。“臣敢问其详。”

“我想再造儒门。”

刘晔张了张嘴巴,却一个字也没说出来。他知道天子邀他出猎肯定有事,所以特意在天子面前张扬了一回,以示诚意,却没想到天子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再造儒门,这是欲与夫子比肩啊。

“子扬,在你看来,儒门当从谁算起?周公制礼,还是夫子整理六经?”

刘晔愣住了,半晌才道:“若是溯源流,当从周公制礼算起。若是论经典,当从夫子整理六经算起。陛下再造儒门,想必不是整理六经,而是制礼吧?”

刘协莞尔一笑,双手抱膝。“子扬不愧是宗室中的智士,一语中的。儒门之旨在仁,儒门之仪在礼。克己复礼,守礼致仁,这便是儒门的核心。周公制礼,本就是约束宗室大臣,使各守其礼,不得逾矩,周因此有天下八百年。”

刘晔微微颌首。“以是陛下欲再造儒门,为汉家制礼,使汉祚延续?”

“可行吗?”

刘晔沉吟了良久。“陛下志甚壮,事则甚难,的确不是一朝一夕可成。臣虽有小智,学问却不够精深,怕是力不从心,会误了陛下的大事。”

刘协笑了。“我相中你,正是因为你学问不够精深。学问太深,反而难以自拔,纠结于微言大义,却忘了经义的主

人人添人人澡人人澡人人人人

旨。周公制礼之时,岂有六经以供参考?”

刘晔愣住了,转头看着刘协,迟疑了半晌。

“陛下,臣……还是不明白。”

“很简单,我要务实的人。什么人最务实?有相关利益的人。若事不关己,则大可不必纠结,高谈阔论即可。至于能不能行,并不重要。唯有关乎切身利益,才能字字落于实处,以便施行。”

刘晔心中不安,却又有些莫名的激动。“这……和臣有关?”

“儒家之礼,本就是由内而外,推而论之。在家则父子兄弟,在朝则君臣宗室。我无兄弟,子嗣尚幼,眼下最重要的不就是宗室么?刘和是宗室,刘表也是宗室,刘备将来也会成为宗室,难道你不是宗室?”

刘协盯着刘晔的眼睛。“你我的关系,便是眼下最重要的关系之一。”

喜欢汉道天下请大家收藏:

刘晔一直在观察与会的众人,平静如水。

直到贾诩提出分凉州为三州,他心里骤然一紧,着意打量了贾诩两眼。

感受到天子的目光,他心中有那么一刹那间犹豫了。

曾几何时,他对自己的方案非常有信心。可是此刻,他意识到天子一开始的犹豫并非没有道理。东征有着难以克服的困难,而他想劝天子招抚刘表的方案也有不小阻力。

想让刘表戴罪立功,凉州人能答应吗?

凉州人对夏侯充的反驳,不止是针对曹操,更有可能是针对所有潜在的竞争者。

尽管如此,刘晔还是长身而起,先向刘协躬身致意,又环顾四周。

“陛下,诸君所言,各有得失。臣敢就其偏颇之处,略作补充。”

“讲。”刘协简洁地说道。

“唯。”刘晔再次躬身拱手。“正如诸君所说,凉州广大,英雄、枭雄层出不穷。当年为恶山东之西凉军,也不能代表所有西凉人。即使是元凶董卓,当年也曾是守边的勇士。此一时,彼一时也。功过自当别论,不可混为一谈。若是求全责备,谁敢说自己是完人,平生无一亏心之事?”

众人静静地看着刘晔,有人点头表示赞同,有人不屑一顾。

刘协巡视凉州,对凉州的重视有目共睹,对以段颎为首的凉州三明也给予了足够的尊重,唯独对董卓的评价却一直没有定论。但大家都清楚,即使不说段煨、张济等人仍是主力,全面否定董卓也是不合适的。

如果董卓所作所为都是错的,那天子登基的合法性又从何说起?

这个问题太敏感,目前还没有到解决的时候。

刘晔提出功过别论,看似胆大,其实不过是将这个潜在的共识提到明面上来而已。

“陛下在凉州推行教化两年,成果斐然。今日之西凉,已非两年前之西凉。今日之西凉军,也非昔日董卓麾下之西凉军。东出之时,诸将但能奉陛下旨意,拘束所部,不使惊扰百姓。纵有一时惊恐,也不必大惊小怪。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待山东百姓见大军秋毫无犯,自然箪食壶浆,以迎王师。”

周忠说道:“话虽如此,兖州却未曾推行教化。”

刘晔转身周忠,颌首致意。“大夫所言甚是。只是敢问大夫,自初平元年起,兖州牧征战七年有余,徐州之事可有第二次?”

周忠摇摇头。“这倒没有。”

“兖州牧征战七年,如今又为朝廷守东方门户,招抚青州黄巾百万,虽有徐州屠城之恶行,也是功过相抵,岂能轻言弃之?”刘晔转向刘协,拱手道:“陛下,臣以为兖州牧可用。只是陛下当下诏切责,使其不可再犯,否则必予严惩,忽谓言之不预。如此,则山东之人,必弃恶向善,为陛下前驱,而不必畏于前过,一错再错。”

周忠眉梢一动,轻轻地点了点头,表示对刘晔的支持。

如果天子能够接受刘晔的建议,不仅曹操可以得到赦免,其他人也可以放下负担,为朝廷效力了。

他反对曹操为前锋,只是担心曹操的恶行会连累朝廷的名声,并不是希望曹操被罢免。

山东诸将中,曹操的能力还是有目共睹的。如果能借此机会立功,将来山东人在军中也能多一份力量,有利于与凉州人抗衡。

山东出相,山西出将。曹操这样的将才自有其价值。

解答了周忠的疑问后,刘晔随即切入正题。

他建议朝廷招抚刘表,然后以兖州牧曹操为前锋,驻太原的北军中侯士孙

人人添人人澡人人澡人人人人

瑞部、驻上党的前将军段煨部、河内太守董昭部为左翼,驻南阳的骠骑将军部、荆州牧刘表部为右翼,全面进击。

天子亲率中军,进驻洛阳,居中指挥。

按照这个态势,未许不用交战,仅以形势,就能迫使袁绍撤兵,解彭城之围。

不战而屈人之兵,上善也。

如此,诸将失于约束的可能性也可以降到最低。

刘协听了一半,就猜到了刘晔的用意,也明白了周忠为什么不反对了。

这根本就是抢功。

参战的诸将中,只有前将军段煨、骠骑将军张济是西凉人,而且他们还不能独占其功,钟繇、丁冲两个关东人将分走不小的功劳。

凉州人做了个背景板,是被山东狐狸借了威风的傻老虎。

刘协看向贾诩、马腾。

马腾有些不快,但是没说什么。

如此兴师动众,却没有上阵杀敌的机会,很难让他满意。

贾诩平静地点点头,表示支持刘晔的建议。

至于周忠,更是没什么话说,忙不迭的颌首示意。

刘协见状,也没有再说什么,命人拟诏,分别向假太尉杨彪、司徒赵温、司空张喜咨询。这三人一个在北疆,一个在关中,一个在益州,自然不可能商量。给他们诏书,也只是出于礼貌而已。

刘协下令各部准备起程,做好进驻关中的准备。

当务之急第一件事,就是将阎行调回金城。

——

会议结束,众人告辞出帐。

曹昂赶到帐外,向刘晔躬身致谢。

刘晔笑笑,客气了几句。“是天子圣明,不弃兖州牧,你不必感谢我。这是一次将功赎罪的好机会,还望兖州牧不要错过。人孰无过?过而改之,善莫大焉。”

“多谢侍中指点。”曹昂再拜,目送刘晔缓缓离去。

曹操在徐州屠城的事就像一块巨石,一直压在他的心头。如今刘晔在朝会上正式提出解决之道,并得到了天子的允许,这无疑是一个解脱。

他对刘晔的感激无以言表,只得记在心里,将来有机会再报答。

鲁肃与刘晔并肩而行,出了大营,还看到曹昂站在远处,不由得笑道:“子扬,此子忠孝,将来必成大器,过于其父。”

刘晔微微一笑。“就算是根朽木,能得天子浸润,雕琢数年,也能充作美玉。更何况此子天资还算不错,将来成就又怎么会低?我不是怜惜曹孟德,而是怜惜他。山东人能读书的很多,能吃苦习武的却不多。”

他转头看看鲁肃。“子敬,此次东征,你也要抓住机会。”

“你呢?”鲁肃反问道。

刘晔沉吟片刻,眼中露出一丝遗憾。“我身为宗室,还担心富贵吗?”

喜欢汉道天下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十二禄财对照表
上一篇:渔夫顾他的三个女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