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夫顾他的三个女

2022-02-22 11:25

淡金刀芒内泛慈悲、决绝,象征着大恒心、大毅力,百折不挠、渡人渡己更渡苍生。

黑色刀光杀意凝然,死意充沛,似万鬼咆哮、如坠深渊,只是看上一眼,就沉沦其中。

种刀意截然不同,在莫求的手中竟能融会贯通,演化混沌,刀出之际,万物俱惊。

场外的旁观者,即使是张独、雷泽,见状也是面色凝重。

其他修士更是心生警兆,下意识狂退数百里,远远避开才敢看来,如此依旧心惊胆颤。

与莫求不同。

圣主的拳法极其简洁,几乎全无复杂变化,威能也并不依赖于招法,而是自身底蕴。

简简单单的招式,每一招都千锤百炼,且与她自身之力混为一体,把简单做到了极致。

拳出,就是浩荡实力奔涌。

无穷巨力汇于拳锋,任凭来袭变化如何复杂,尽皆一拳轰破。

凝聚的拳意,如千万年不易的神山,不止有着碾压一切之力,甚至无视他人意志影响。

即使是十方杀界的杀意,也难以撼动圣主心神分毫。

拳出,有神!

一人一鬼在经过一开始的试探后,真正对轰在一起,彼此显露的威能,也让见者变色。。

“好强!”

“那人的刀法,已近道矣!”

“不错,明明修为远不如圣主,单凭刀法竟然能有来有往,如此刀法,实在……匪夷所思!”

“圣主也名不虚传,鬼体凝实,怕是九重天数万年未曾有过,舍弃外物后单靠肉身就可横行一方。”

“嗯,论及底蕴,还是圣主更强!”

“张道友。”雷泽看向张独:

“你怎么看?”

张独略作沉吟,慢声开口:“一炷香内,如果莫求能寻到机会的话,当有一丝胜算。”

如果不能……

自不必多说!

“想得到机会,怕是不易。”雷泽轻轻摇头。

确实。

圣主可不是初入沙场的年轻人,经验丰富、底蕴深厚,而且本身所擅长的就是沉稳。

反观莫求。

爆发力虽强,但修为毕竟摆在那里,如此强力的爆发难以长时间维持,终究不如圣主持久。

若无特殊秘法的话,怕是难成。

但要说秘法,圣主积累了那么多年,又岂会少了?

“彭!”

“当……”

百辟刀与拳锋相撞。

刀刃在刹那间变换千百次,几乎把虚空斩碎。

而那拳锋外显滢滢光泽,竟是无视百辟刀的锋锐,光晕轻轻一震,就轰开外面的束缚。

逼得莫求不得不变换招式。

当然。

圣主也不敢大意,毕竟百辟刀也非凡品,她只要稍有疏忽,怕是就已被长刀斩去肉身。

而莫求更是不敢在一个地方停留。

他肉身虽然不弱,但在圣主拳锋余波下,就已感觉刺痛,怕是擦到一点就是皮肉撕裂。

“唰!”

一人一鬼交错而过。

莫求猛然后退,遁出十里停下身法。

“嗯?”圣主美眸闪动,缓缓停下手上的动作:

“怎么?”

“阁下打算放弃?”

她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冷清,面上表情也无变化,似乎不论莫求做什么,都难以让她真正动容。

“不。”莫求摇头,道:

“圣主修为高手、拳法精湛,莫某佩服,不过你若想摆脱在下,怕也非轻而易举之事。”

“但……”

“阁下在这九重天,还能待多久?”

“你在威胁我?”圣主淡淡开口:

“你以为自己缠住我,我就没有办法得到木灵神果,进而离不开九重天,是也不是?”

莫求没有吭声,态度却已显露无疑。

他确实不能拿对方怎么样,圣主的底蕴实在是太强,若非有大道现在,怕早就成了尊者境。

而且对方的拳意更是如同顽石,他就算拼劲全力,也不可能敲开。

好在。

圣主不可能在九重天待太久。

“呵……”

目视莫求,圣主的眼中闪过一丝轻蔑:

“这数千年来,你真以为我只是静修不成?”

“除了在阴间修行秘法,在这九重天,难道我就不能做些什么?做视牵引大限来临?”

莫求面色一变。

下一刻。

只见圣主单手轻招,远处当即飞来数道身影,其中两人更是恭恭敬敬把手中的木灵神果呈了上去。

其中一枚,更是中品。

圣主手握神果,淡然看来:

“如何?”

利用当年的影响,在九重天为自己拉来一批追随着,对她来说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

“呼……”莫求长吐一口气,慢声开口:

“圣主筹谋数千年,在下佩服,不过……”

他举起手中的储物袋,声音一提,大声道:

“在场的诸位,我这里有两枚木灵神果,还有一些灵药、法宝,只要有人帮我解决圣主身边的帮手,东西就归你们。”

“而且,此后千年,莫某都会呆在九重天,我也会尽全力帮尔等取得神果前往外域。”

此言一落,场中猛然一静。

倒吸凉气声,悄然传来。

木灵神果,竟然有人愿意交出来。

更重要的是。

以莫求的实力,只要他愿意,每百年怕是都能入手几个神果,其他人岂能不会心动?

圣主是强,但它快走了。

莫求,可是还能在这里呆上千年,帮谁能获得的好处更大,显而易见。

九重天,从来就不乏愿意拼命之辈。

“莫道友,此话当真?”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场中静了静,随即就有十余道流光从四周掠来,无声无息把圣主等人给团团围住。

“有趣!”

张独抱着宝剑,咧嘴轻笑。

一旁的雷泽等强者,也是作壁上观的架势。

虽然圣主的实力明显更强,甚至强上不少,但莫求底蕴深厚,在这里反到更占优势。

“哎!”

这时,一片的枯木道人反到摇了摇头,道:

“他们,死定了?”

“谁?”张独侧首:

“老家伙,莫求虽然是新人,可是也不容小觑啊。”

“你们不明白。”一个尖利之声不知道从哪里传来,冷笑连连:

“只要圣主想,没人能逃的过去!都到了这等境界,难道你们还以为人多就力量大?”

“你们来的太晚,没有见过五千年前圣主单人横扫九重天的情况。”

“嗯?”

张独面色一沉。

“有意思。”

场中,圣主美眸转动,扫眼周遭,表情终于有了些许变化,她缓缓点头,慢声开口:

“既如此,那你们……”

“就去死吧!”

话音未落,莫求身上陡起一股寒意,大罗法眼更是疯狂颤抖,天地间似乎陡然一暗。

遭!

“小心……”

话音还未出口,一片虚影已经笼罩四方,三位大妖、鬼物的气息无声无息消失不见。

而莫求,早已顾不得其他。

一根如山巨指,隔空点了过来。

那手指晶莹如玉,大如山峦,每一节都有百丈之长,肌肤纹理绽放清光,几乎轰破虚空。

一指点来,里许之地虚空停滞。

莫求肉身狂颤,北阴玄功被催至极限,一丝丝火焰自皮肉表层冒出,护体灵光更是覆盖一方。

“轰!”

虚空破碎,莫求喷血暴退。

而那巨指,只是微微一滞,就再次点来。

“哼!”

暴退之中的莫求双眼发狠,陡然闷哼一声,脑海内星光齐齐寂灭,朝着地藏本愿刀涌去。

下意识。

时间似乎停止了流逝。

识海内,那端坐虚空中的神通种子、光头僧人猛然睁开双眼,无量佛光自他体内涌现。

一股大慈悲、大愿望开始朝着莫求心头渗入。

对此,莫求早有预料,念头一横,一抹刀意直接劈向自己的神魂:

“三尸斩神!”

“唰!”

一缕分神,被他生生从神魂中切割出来。

那分神,恰恰包括地藏本愿刀的神通种子。

但见莫求头顶金光盘旋,一道佛光涌现,随即显出一位相貌与他有着九分相似的僧人。

僧人身着白色袈裟,双手合十,目泛佛光,朝着场中众人虚虚一礼,就如真人一般:

“阿弥陀佛!”

地藏本愿刀,法有元灵第一境!

神通到了法有元灵这一境界,已经化虚为实,可为真人,甚至就连莫求都不能操控。

毕竟,面前的僧人也有自己的灵智,如果真的把它当做一门功法来看,那就大错特错了。

他唯有朝前一指,道:

“杀了她,我给你自由。”

“阿弥陀佛。”僧人摇头,挥手挡住来袭的巨指,道:

“贫僧,不会杀生。”

“你……”

莫求一滞,还未来得及开口,身后就已冲来数道身影,各持神通秘宝朝着他轰了过来。

“拖住圣主!”

“贫僧尽力。”僧人回首看来,目光与圣主隔空对手,双手合十一礼,踏步比之近前:

“施主,苦海无涯回头……”

“轰!”

很明显,圣主没打算给他劝说的时间,直接一拳轰来。

喜欢莫求仙缘请大家收藏:

对于圣主来说,她之所以留在阴间数千年,一是为了拖延前往外域的时间,二则是修炼一门通天秘法增加底蕴。

一旦秘法修成,她的实力当能暴增一倍!

作为本就是九重天巅峰的人物,实力再增一倍的话,就算是传闻中的化神尊者怕也不是对手。

为此,她困于一隅之地数千年不得外出。

眼见即将功成圆满,却被莫求毁于一旦,心中的怨念可想而知。

当然。

到了她这等境界,早已能做到喜怒不形于色,也知道压下自己怨念的办法莫求不会答应。

就如让对方认主、为奴。

每一位强者,都不可能向其他人屈服。

既然如此,也无需多说,所幸直接动手求个心情通畅。

不过。

一动手,圣主的面色就是一变,目泛涟漪,隐隐有一丝悔意:

大意了!

一根漆黑长钉划破虚空,让人惊悚的恐怖之力内蕴其中,只是一闪,就已来到圣主面前。

“噗!”

“彭!”

“咔嚓……”

数层护体灵光、几件防身秘宝,在黑钉面前毫无抵抗之力,被轻易洞穿,紧接着贯入圣主体内。

“轰!”

一团象征着毁灭的漆黑光芒凭空浮现,内里姣如明月的完美躯体,瞬间被撕成粉碎。。

对面,在祭出戮仙钉的那一刻,莫求的注意力就已偏移。

一根银簪迎面而来。

簪子形如长蛇,蛇鳞细密、栩栩如生,蛇头有睛,闪烁着诡异幽光,隔空与莫求对视。

四目对视,莫求的身形就是一僵。

遭!

心中暗叫不好,天兵护体符文、明王甲、道袍上的咫尺天河也在瞬间被他齐齐激发。

“噗!”

咫尺天河几无用处。

护体符文微微闪了几闪,就被洞穿。

击杀诸多高手,明王甲的品阶怕是已经堪比灵宝,护体之能更是恐怖,总算让银簪一滞。

可惜。

还未等莫求松一口气,一股毁灭之力从银簪上爆发。

这股力量之大,在瞬息间就让胸前的明王甲扭曲、破裂,内里千锤百炼的肉身更是碾成肉泥。

爆发仍在继续,最终席卷百丈之地。

内里的一切,都被这股巨力疯狂碾压、撕扯,好似疯狂旋转的巨磨,毁灭着世间所有。

肉身、神魂、元婴,全都被分解成天地间最为基础的元气,不复存在。

莫求的感觉却极其玄妙。

死之前的一切,都无比清晰,甚至心中还流连着遗憾。

下一刻。

就如一个气泡凭空出现,把他裹入其中,上一秒所造成的伤害,尽皆化为梦幻泡影。

换命神符!

“彭!”

一声闷响,莫求重新出现在原地。

因为明王甲与神魂相连,竟然也是完好无损,只不过道袍彻底不见,心神略显疲惫。

太乙宗留给他的东西,终究保住了一命。

不愧是用自己毕生所学换来的东西,就连薛凝真都是一脸的肉疼,千叮万嘱小心使用。

“唰!”

动荡还未平息,一抹刀芒就已洞穿虚空,掠过圣主刚才所在之地,从半空卷走一个布袋。

布袋里其他东西尚且不知,但里面肯定有两枚木灵神果。

掂了掂手中布袋,莫求眉头微皱,朝着侧方看去。

“啪……啪……”

清脆的掌声,自目光所及处响起。

虚空如同水面般泛起涟漪,圣主赤足轻踏缓步走出,美眸中终于多了份俗人该又的怒意。

“好手段!”

“戮仙钉,看样子鬼蝶已经死在你的手里,它躲了那么

多年,想不到终究还是没能回来。”

她似乎认识鬼蝶,说话之际轻轻摇头,面带遗憾。

“你也不差。”莫求面无表情看来:

“能在戮仙钉下逃的性命,莫某佩服之极,就不知现在,在下的条件还能不能再谈?”

说着,看了眼手中布袋。

圣主轻呵,背负双手缓步踏来,对于莫求口中的话不置可否,继续道:

“戮仙钉确实是至宝,威力惊人,但你身上怕已没了这等手段,还有什么资格与我讲条件?”

“莫某手中是没有戮魂钉,但阁下身上怕也没了那银簪。”莫求眉头皱起,双目开始泛起寒芒:

“看来,阁下是打定主意做过一场了?”

圣主抬头看来,语声缓慢:

“不杀你,难解我心头之恨。”

场中一静。

刚才一人一鬼的爆发,其威慑力已然震惊全场,现如今周遭众多高手,竟然都没在继续动手。

反倒是自动远离,遥遥看向场中的一人一鬼。

“那人是谁?”

神兽雷泽出现在张独身旁,闷声开口:

“能与圣主对峙,这个新人可了不得。”

在九重天厮混,有这种实力的它不可能不认识,只可能是新人。

“是啊。”张独抱剑点头:

“人族修士,寿元远不如尔等,但往往会出现出类拔萃之辈,这位显然就是其中之一。”

“呵……”雷泽眯眼:

“你这话,说与没说毫无区别,不过那小子就算实力了得,也定然不是圣主的对手。”

“又有高手过来了!”

张独闻言侧首,眼神微动:

“白绫凤鸟、枯木道人、黑煞,看来这里的动静把他们引过来的。”

他口中的这几位,无一不是位于九重天巅峰的强者,每一位的实力,都不比他弱。

“是啊。”雷泽点头,又道:

“你觉得,这个新人能不能活下来?”

打赢圣主,是没有可能了,但若是有什么秘法、护身之宝的话,未必不能保住性命。

就像张独。

实力算不得顶尖,但保命的手段却是一等一。

“谁知道哪?”张独不置可否:

“能来到这里的人族修士不多,希望能……”

“唔!”

他话音未落,场中一人一鬼、一男一女已经撞在一起。

莫求长刀下劈,刀尖轻颤,无匹巨力汇聚与一点,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击劈砍,就让人心头一寒。

“好刀法!”

赞叹声,出自一位老道口中。

枯木道人。

“叮……”

百辟刀前,凭空出现一根晶莹如玉的手指,手指轻弹,与刀尖碰撞,两者倏忽分开。

莫求面色不变,百辟刀舞动如风,绕着圣主瞬息万斩,每一刀都干脆利落、精准至极。

圣主的应对,同样不凡。

她单手负于背后,目泛幽幽冷光,只是单手五指或拍或弹,每每都能先一步把莫求的攻势拦下。

论及武技,她似乎比莫求逊色一筹。

但万余年打磨的鬼体,让她的底蕴堪称九重天之最,就连戮仙钉都没能彻底粉碎可见恐怖。

所以往往屈指一弹,恐怖巨力爆发,就已崩碎了刀法精妙。

一力降十会。

即使是放在修仙界,同样可行。

“哼!”

“呵……”

初初试探之后,一人一鬼再次对撞。

这一次,莫求一眼目泛杀机、一眼显露慈悲,百辟刀之上则显出混沌色泽,威力暴增。

圣主也探出背后的手臂,双手握拳,好似巨锤朝下轰落!

“轰……”

距离的轰鸣声,瞬息间传遍千里。

喜欢莫求仙缘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人人添人人澡人人澡人人人人(非洲黑妞性XXXX精品)
上一篇:好大好湿好硬顶到了好爽,(村长巨大开嫩苞)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