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直尺一比一在线

2021-12-14 10:32

曾经壮观豪华的别墅,如今却变成了一片废墟。

苏墨面无表情的从掀开一块石板走了出来,随意的甩了甩手上的黑色火焰,眼底里残留的一丝暴戾缓缓消失。

“啊,既然做不了我的附属品,还敢把我邀请进来,那就别怪我算旧账了。”

所谓逆十字教会,苏墨当然知道这个组织,在上一个世纪,这个组织可以说是最为鼎盛且活跃的!

——杀手组织!

和他印象中的某个以“万事皆虚,万事皆允”为信条的刺客组织颇为相似。

但是这个组织更为神奇,因为他们的超能力真的强,也更加怪异。

但是,强的只是在以前。

在现代这个灵气刚刚复苏的时代,这教会也就只是稍微有点实力的普普通通的超能力组织而已。

对他来讲,通关完这最强副本,最终BOSS,他甚至都没有掉一条命。

接下来,苏墨一路追寻着超能的远古遗物,一边与十字教等等组织斗智斗勇。

而木花咲夜心看到这些所谓的教会,就算全部捆绑起来,其实力还不如康纳这条幼龙后,到也不怎么担心苏墨会怎么样了。

而是将注意力放回到了,更深一层面的那些企图干涉这个日常世界运转的各种类型的主神空间,试炼空间之类的东西。

发现,这类型的空间背后所涉及到的力量,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晦隐,就连她的死亡之眼想要追寻都无从下手。

不过,木花咲夜心也没担心,她知道,这些空间不会一直安静下去,只要他们存

在歹心,始终会出手的。

只要他们动手,她就能追寻痕迹,将幕后黑手揪出来!

……

次日,在苏墨追寻着超凡远古遗物,来到了一个与世隔绝的怪异林中小屋。

在这里,他发现了各种带有诅咒的物品。

死亡之书、无脸人偶、裹着绷带的枯萎之手等等。

这类的物品堆满了小屋的整个地下室!

突然,苏墨感觉到这些诅咒物品开始自主的运作了起来。

各种形式的诅咒一瞬间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与此同时,小屋周围,开始弥漫起了数不清的邪恶气息。

苏墨眼神顿时变得冰寒,此刻他还不知道发生什么就傻了!

“中计了!那些家伙,果然拥有不少后手!”

不过,他也是艺高人胆大,也没觉得这些诅咒能杀死自己!

到不不如说,这些所谓的诅咒,正好当他的补品!

他推开小屋的门,当即就看到,外面黑压压的一片怪诞诡邪的不明生物如潮水般涌了过来!

这些生物,个个长的可都是异常的“可爱”。

比如那个全身骨骼惊奇的蛙人,身上爆着数不清肿瘤的爆浆人形,血肉铠甲无头骑士,脑袋镶嵌着各种锯片的恶灵,比异形还异形的触手怪等等。

这些算是比较瞩目的,其他如同木乃伊、丧尸、幽灵之类的常见怪异就不用多提了。

苏墨看到这个架势,丝毫不慌,嘴角微斜。

“这阵势还不错,值得我拿出一点实力来了。”

说着,他抬手打一个响指。

啪嗒!

嘭!!!!

一簇黑色的火苗在他指尖燃起,眼里一丝暴虐展露。

“尽力给我带来乐趣吧!你们这些杂碎!!!”

嘭!!!

浓浓的黑雾在苏墨周身炸开,一瞬间如同浪潮般直接扑向奔涌而来的怪物群!

轰!!!

黑雾与怪物对撞,一瞬间血肉撕裂的声音响起!

最前排的怪物顿时被黑雾撞的肉体崩裂,血肉横飞,脆弱的甚至直接爆成了一团血雾!

这些落入到黑雾的血肉,却是被吞噬的一干二净,然后转变成黑雾,继续向下一个怪物撕咬而去!

……

在一个秘密的基地,一群穿着白袍的工作人员正透过屏幕,看着苏墨与怪物群的战斗。

他们一个个神色紧张,也不知道是为谁紧张。

不过,当他们看到那怪物群的数量正在以一个惊人的速度锐减后,面色就越来越难看了。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阻止他!要是那个怪物要是把媒介都杀光的话,那个东西可是要……”

“出来就出来吧,已经阻止不了,估计他们也是有想利用祂,将这个怪物杀掉的意思。”

一个头发稀疏的老人,眼神平静的道。

“什么!为什么!让祂要是出来的话!我们这些年以来一直的献祭到底是为了什么?”

“还不明白吗,所谓的维护世界和平,其实不过只是维护那些人的利益而已。”

“如今,他们的利益被动摇,生命受到威胁,那就算是世界毁灭,那又如何……”

老人安静的阐述着,这残酷的事实后,这个基地的人,全都安静了下来。

他们脸色都变得苍白,眼神中带有着恐惧,以及迷茫。

曾经以救世主自号的他们,献祭了无数条人命的他们,现在到底算是什么?

杀人凶手?

邪恶组织?

世界毁灭的背锅人?

这个答案,他们大概是没法得到了……

因为诅咒的气息,已经开始弥漫在了这个基地之中。

就算没有任何超凡之力的他们,也能感受得到,这座基地之下,那镇压的东西,已经复苏了!

咕咚~

咕咚~

咕……咚!

如同心跳一般的声音,从地底深处传来,并且带起如同二三级地震一般的地鸣。

正在与怪物厮杀的兴起的苏墨也是注意到了着明显的震鸣,以及似乎触动自己心脉震动的怪异心跳声。

他稍微收起了一丝兴奋,注意力开始集中在了地下。

“那是什么?有什么复苏了?”

随着一丝黑雾,直接从地面渗透下去。

一路经过地下的神秘基地,来到了最为幽深的一处洞口。

感受着其中的气息,苏墨瞳孔一缩。

“竟然是……古神!!!!”

被放逐、被遗弃的远古神明!

最为古老的存在!

一个,纵然是他全盛时期也难以理解的怪诞!

他捏紧拳头,身上的气息开始更加暴虐:“这些教会都疯了吗!居然敢放出这样的东西!可恶啊!!!”

与此同时,覆盖在方圆百里黑的雾开始变得更加深邃,给予的强压在一瞬间将原本就所剩不多的怪物,直接蚕食一空!

然后,黑雾快速的向着苏墨收缩,形成黑雾漩涡,被苏墨暴风般的吞噬着。

他身上的气息也开始节节攀升!

“不行,我得快点逃离这个地方,古神这东西,就交给这个shab的国家头疼去吧!”

反正,死的不是HX国人就行!

抱着这样的想法,苏墨顿时化身为了一道黑雾,想着外面逃去!

但是,此刻似乎已经晚了……

一只透露着古老气息的巨手,从地低深渊探出,大地破碎,天空如墨,风暴已临!

……

喜欢中二少女的火影之旅请大家收藏:

有没有被基-佬盯上不知道,反正自从苏墨上飞机到下飞机受到的目光注视还是比较多的,还有两个空姐悄悄地塞给了苏墨一张纸条。

国际航班的头等舱,沉稳的气质,就差在脸上写着“年少多金的金龟婿错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自然会引起注意。

“果然桃花运一开就停不下来。”苏墨在心里暗道。

一辆车子在苏墨的面前停下,一个金发的年轻男子从车上下来,用流利的华夏语说道:“是苏墨苏先生吗?”

苏墨登记在管家协会的资料是华夏的身份,大部分的时间他都是用这个身份行事,少数的时候则是换成了其他国家的另一个人另一个身份,视情况而定。

“是我。”苏墨点点头。

“嗯。”金发男子打开了车门:“您好,是我管家协会的B级管家,你可以叫我麦克,苏先生在这里有任何需要都可以联系我。现在A级管家都比较忙,如果苏先生希望的话,可以让曼海姆过来。”

在管家协会,管家通常分为ABCD四个等级,具体的考核划分苏墨并不太清楚,不过他半专属的那个管家曼海姆是A级。

从理论来说,来到丑国这样的国家,而且是管家协会的总部,给苏墨提供服务也应该是一个A级管家,而不是眼前的麦克。

“不用了。”苏墨坐进了车子说道,“最近事情很多吗?”

“是的,最近事情非常多。”麦克虽然一头金发,但是华夏语说得跟华夏认人没有区别,虽然管家协会没有派来A级管家,但是派来的麦克也足见其诚意了。

“现在的世道,很不太平啊,老是有乱七八糟的事情发生,哪怕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也不能避免。”麦克一边开车一边跟燕京出租车司机似的侃大山,语气当中有着丑国人不可避免的通病,不过也在隐晦地提醒苏墨现在的情况算不上很好。

管家协会的会员非富即贵,自然知道目前地球上的暗涌,有些事情管家协会也必须早做准备,这段时间的忙碌是必然的。

“是吗?”

苏墨随意地应了一句,从衣兜里面取出了一张纸条,两只手夹住送到了麦克的旁边。

麦克接过纸条快速地扫了一眼,上面有着一个人的名字——艾勒。

“帮我找到这个人的下落。”苏墨靠回到柔软的椅背之上,开口说道。

“这个名字很普通。”麦克说道,“不知道苏先生要找哪一个。”

“最厉害的那个。”苏墨笼统地说道。

这个名字,属于隐秘机关当中的一个高层,当初苏墨回归时,曾经引发过一起骚动,其中就有这个隐秘机关的手脚,大概是想围剿捕捉苏墨这样的超能力者。

不过,他们不算是最狠的,出力不多,但是也出力了,再加上他们有着苏墨想要的东西,“匹夫有罪

,怀璧更加有罪”,便成为了苏墨第一个要对付的目标。

“明白了,我们会尽力的。”麦克说道,把纸条收了起来。

车子从机场开出,穿过了繁华无比的城区,朝着郊区开去,大苹果作为全世界首屈一指的大城市,苏墨自然在这里有着一套别墅,密码已经告诉了管家协会,他们已经提前清扫了一遍,备齐了一切生活用品,让苏墨可以直接入住。

随着时间的推移,周围的车流量开始减少,周边已经有田园风光出现,丑国国土面积辽阔,但是人口数量很少,骤然离开了繁华的城市,会让人不由自主产生了一种落差荒凉的感觉。

“苏先生,不介意我打开窗子吧?”麦克问道。

“不介意。”苏墨说道。

麦克微微降下了驾驶座的车窗,一阵清凉的微风灌入到了车子当中,让车子里面的空气变得清新了起来。

麦克微微吸了一口气说道:“我还是喜欢郊区,那里才是真正适合居住的地——”

说到这里,麦克的声音却戛然而止。

“怎么了?”苏墨问道。

“苏先生,那个……后面的车子似乎一直在跟我们。”麦克有些迟疑地说道,通过后视镜,他看到后面跟着一辆黑色的轿车。

麦克似乎对这辆车子的牌照隐约有着印象,似乎刚才看见过好几次了。

就在麦克说话的时候,那辆车子猛地加速,跟麦克的车子平行行驶着,同时,这车子的后面也有一辆黑色的越野车跟上,开到了另一边,等于把苏墨所坐的车子给夹了起来。

也就在这样空旷,车子少的道路上也可以做出这样的举动,换做在车流量庞大的城市里面,别说这样平行行驶了,光是超车就是一件难事。

两辆车子的车窗下降,露出两杆黑色的冲锋,其中一边黑洞洞的枪口直接透过了车窗打开之后的缝隙对准了麦克。

“苏……苏先生。”麦克咽了一口口水,讲话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他是管家协会的管家没错,平时也接触过一些大人物,但是这样的被人拿枪指着脑袋的阵仗却从来没有经历过。

麦克不知道自己是应该猛地刹车,还是加速甩开这些一看就知道非常危险的危险分子。

“淡定,看看他们想要干什么,配合一下。”苏墨说道。

“好,好的。”麦克点点头。

这个时候,旁边一个拿枪的男人做了一个手势,两辆车子一个加速一个减速,把苏墨的车子给前后夹了起来,将其引向了旁边一条小道之上。

麦克紧张跟着他们,同时按下了报警键,将求助的信息一键发送了出去说道:“苏先生,我们要拖延时间,等待救援。”

这个时候,前面的车子当中伸出一只手,车子开始减速。

麦克不得已跟着减慢了速度,三辆车子停在了路边,最前面那辆黑色的越野车当中,下来了一个留着板寸,叼着雪茄的强壮男子,身后跟着两个拿着微冲的男子。

后面的车子也下来几个拿着枪的人,将苏墨的车子团团围住。

板寸男走到了车子旁边,看了麦克一眼说道:“没你的事,小子,不想死的话就给我乖一点,懂吗?”说着,从大腿那边拔出了匕首,在麦克的脸上轻轻拍了两下,然后又刻意在上面留下了一道浅浅的,却有鲜血流出的伤口。

麦克的脸上的肌肉在不断抽搐着。

看到麦克的表现,板寸男很满意,又走到了后座车门旁边,用匕首在车窗上点了一下:“识相的话,配合一点,我们老板想要见你。”

苏墨降下了车窗问道:“你们老板是谁?”

“哪那么多废话,去了就知道了,不想死就跟我走。”板寸男说道。

苏墨看了板寸男一眼,对着麦克说道:“没事,不需要联系其他人,别忘记帮我找到那个人的下落,到时候我会联系你的。”说着,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苏,苏先生?”麦克看着苏墨上了前面的越野车,两辆车子绝尘而去,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

虽然说要配合一点,但是这样也太配合了,你跟人上了车,到底要去哪里找你啊!还有不要联系其他人,是要我不要报警的意思吗?

麦克觉得刚才几分钟发生的事情似乎超过了自己的想象。

“小子还是挺配合的。”

板寸男看着后座的苏墨说道,语气有些不爽,配合是没错,但是你跟自家客厅一样放松的样子算怎么回事,我们可是绑架啊!你这样让我们很没有成就感啊。

“把窗子打开,我不喜欢这雪茄的味道。”苏墨说道,他不抽烟,也不会有抽别人二手烟的习惯。

“我的老天,小男孩,你难道没有搞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吗?”板寸男用夸张的语调说道,侧过身子,从副驾驶盯着苏墨,那鹰隼一般的目光散发着危险的光茫。

说着,故意猛地吸了一口气雪茄,就要往着苏墨的脸上吹气。

不过没等他吐出来,就瞪大了眼睛,或者说,眼睛好像青蛙一样瞪起,脸色在刹那间涨红。

除了驾驶员之外,苏墨身边的两个人也是同时丢下了手中的枪,忍不住伸手去抓自己的脖子。

苏墨弹动了一下手指,黑雾化作的绳索轻轻一震,巨大的痛苦让这三个人身子一震,不由自主地停止了动作,双眼开始泛白,窒息之感入如潮水般汹涌而来,眼前出现了大量的黑斑。

“我不杀人只是因为不想让鲜血沾到脸上,明白吗?”苏墨的声音好像从天际传来,途中零落了不少,化作了模糊不清的重音,不过依然准确地传到了他们每个人的耳朵当中。

“……明白了。”

随着脖子上“死神的镰刀”移开了一点,三个人终于恢复了说话的能力,忙不迭开口说道。

“你们老板是谁?”苏墨说道,旁边的两个人看着随车子浮动,偶尔冒出一点点的微弱黑雾,恨不得将自己缩成一团。

但是偶尔脖子当那摩擦刺痛感让他们不敢有半点多余的动作,哪怕是表示害怕与臣服的举动。

“我们老板,叫做光辉。”板寸男小心翼翼地说道。

“女郎?”苏墨接口说道。

“你知道我们老板是女的?”板寸男愣了一下。

“不知道,不过我猜她多半是个中二病。”苏墨说道,这年头,中二的人真多啊。

两辆车子在一栋小别墅外面停了下来,板寸男小声说道:“到了,我们老板就在这里等您。”

“嗯。”苏墨随意地应了一声:“告诉后面那辆车子里的人,不想死的话……”

“我明白,我明白。”板寸男连连点头,下了车,走到了后面,对着下车的人说着一些什么。

车上的另外几个人也下了车子,毕恭毕敬地给苏墨打开了车门,退后到了一边。经过刚才车上的濒死经历,他们就明白了眼前的人跟他们的老板一样才是同类,不是他们可以招惹得起的那一种。

如果只是杀掉他,拉开了足够的距离,开枪扫射说不定有着几分可能性,但是他们老板的要求是见面或者说活捉,板寸男等人就不能胡乱开枪了。

站在别墅的门口,跟对讲器说了些什么,别墅的铁门自行打开,板寸男他们几个走在前面,几个走在苏墨的后面。不过手中的枪很明智地没有举起来,否则的话,他们这个时候已经身首异处了。

打开了别墅房间的门,苏墨就看到客厅的落地窗旁边,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金发女人,不同于金闪闪的纯粹的金色,那淡金色的头发在夕阳之下呈现出一种异样的美感。

“人带来了吗?”

听到开门的声音,那个女人转过身来,露出了一张漂亮的脸庞还有蓝色的眸子。

“小孩子?”

看到那个女人的瞬间,苏墨脑海里面浮现出了一个念头。

眼前的女人……或者说少女,虽然刻意穿着一身稳重的黑色西服,头发盘起,还带着一副黑框眼镜,让自己的年纪看起来大一点。但是苏墨的眼光偶尔还是相当毒辣的,一眼就看穿这这个女人的伪装,将这些刻意显老的打扮都丢掉的话,这个女人不过是二十岁左右,说是少女也不为过。

当然,也有可能年纪更小一些,毕竟这个国家高中生基本上就跟成年人没有区别,甚至一些发育好的初中生都可以冒充成年人。

这个年纪的人,在苏墨眼里当然不过是个小孩子。

“我还以为会是什么人,还期待了一下,没想到只是个孩子。”这样想着,苏墨把心中的想法直接说了出来。

那女人脸上故作淡定的表情消失不见,露出了些许怒容,不过很快就调整了一下,恢复了原来的淡然,说道:“对于君王来说,的确所有人都算是小孩子。”

“你知道我?”苏墨自顾自地走到沙发边上坐了下来,伸手把面前茶几盘子当中的饼干拿起来咬了一口。

苏墨君王的称号,在这现实世界当中,只会被人当做中二少年的中二病,但要是在那个试炼空间之中,那可谓是妥妥的凶名!

最近,因为回归者的增加,还有苏墨近些年拿出来的事件,君王这个凶名已经在这个世界的暗世界中流传开来了,各大组织起码都有苏墨的一份资料。

所谓的暗世界,是指相对于普通人的,那些属于拥有超自然力量之人知道的“世界”,一个听起来特别一点,用作区别的称呼。就好像《哈利波特》里面的魔法界。

不过并没有一个跟哈利波特的世界那样,纯粹属于“异能者”的地方。

既然,这个女人知道他,她的身边必然存在一个曾经是暗世界的人——是的,曾经是。现在的暗世界,早就不复存在,随着末法时代的降临,整个地球上的“异能者”都不超过百个,如十字教团、假主教团、命运教这些老牌组织也失去了最为重要的力量,散的散,转型的转型,投靠国家的投靠国家,还谈何暗世界?

挥了挥手,示意板寸男等人离开,那女人开口说道:“当初在试炼空间中,君王可是一个传说。君王想来也发现了,这个世界的变化吧?”

“哦。”苏墨应了一声。

他已经基本明白了是什么情况了,末法时代消失,随着X个体的重新出现,恐怕又有一些人蠢蠢欲动,想要重新攫取当初所失去的一切。

而这个女人给他的感觉不像是失试炼空间的人,倒是想一些知道些内情的普通超能力者,大概是她的家族什么的,让她知道了一些东西,却又知道的不是那么多,处在一知半解的情况。这样知道了自己,还会用这样的方式把自己请来。

当真印证了无知者无畏的这句话,对于苏墨稍微了解深那么一点的人,才不可能用这样的方式去“请”他。

等了一会儿,克莱尔没有等到苏墨“哦”之后的下文,只好开口说道:“苏先生这次来丑国,恐怕不是来旅游的吧。”

苏墨吃着盘子上的饼干含糊不清地说道:“这饼干味道不错,哪里买的?”

克莱尔沉默了一会儿,吸了一口气,胸膛起伏了一下,继续说道:“我想,一年前那件事情之后,苏先生应该是不会放过那些对付你的势力,修养了一年之后。苏先生再度踏足这片国土,目的我也能猜到一二。”

不等苏墨说话,克莱尔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如果我刚才说的是没有错的话,我们恐怕有着合作的可能。”

“合作?”苏墨抬头看了一眼,又把注意力放在了眼前的饼干上。

“是的。”克莱尔说道:“现在世界又开始恢复了往昔的模样,属于我们的荣光终将再度出现。”

“往昔的模样?”苏墨轻笑了一声。

他很清楚,虽然X个体,或者说异能者又开始再度出现,曾经可以被人类所掌握后来消失的力量现在又一次可以被人类控制,但是这个世界绝对不会恢复所谓的“往昔模样”。

相反,这个世界开始变得危险……无论是对于异能者还是普通人来说,都变得非常危险。

“对了,忘记自我介绍了。”

克莱尔说道,“逆十字最后的后裔,克莱尔。”

“原来是逆十字啊。”苏墨恍然,怪不得眼前的这个女人半桶水晃个不停,出自逆十字就不奇怪了。

逆十字当初也是暗世界的一个组织,非常有名,但是出名的原因不是因为它的强大,而是它的逗比行为。

当时逆十字横空出世的时候,大家纷纷把目光投向了十字教团,这名字,明显是要跟十字教团这样老牌组织叫板啊。

十字教团的人也很是疑惑,怎么好端端就跑出来这么一个势力要跟他们作对呢?于是,十字教团派人出去试探了一下。

得到的结果让人哭笑不得,逆十字成立的初衷的确是为了跟某个组织死磕,那个组织就是——隐秘机关,是的,不是十字教团,而是隐秘机关,逆十字当时的老大就是这么得调皮。

而调皮的后果就是十字教团觉得对方在调-戏他,你既然打算跟隐秘机关死磕,就取名叫做“逆隐秘”好了,逆十字你妹啊!按照当时暗世界的规矩,对于这样的事情,只能靠打一顿来解决了,嗯——或者说,暗世界规矩一直以来都是靠打一顿来解决任何事情。

所以不善经营的苏墨才会成为极为可怕的一极,因为他足够能打,而且是非常能打的那一种,什么事情都不做都可以吸引一堆人跑到他那边跪求抱大腿。

总之,逆十字因为无聊的行为被十字教团吊起来打了一顿。十字教团一直以来都是很强横的组织的代表,否则的话,也不敢策划什么对付苏墨的计划。

而知道了逆十字是自己的敌人的隐秘机关,也在这个时候不要脸地出手了,把原本就“重伤奄奄一息”的逆十字直接给打死。

这个组织从出来到彻底灭亡大概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成为了暗世界的笑谈。当然还有警告,不少人开始更改自己拉风的称号,生怕跟某些大哥级的人撞了被打一顿。

当然,毕竟是一个组织,不是个人,逆十字的成员也没有被完全杀光,打得分崩离析实际上也就差不多,再话时间和精力去追杀那些漏网之鱼明显是得不偿失的行为。

现在眼前的这个克莱尔大概就是那些漏网之鱼的后人了。

“我知道,当初隐秘机关曾经参与了对苏先生的行动,我们拥有共同的敌人,有着合作的基础,现在苏先生也是一个人不是吗?我们也刚好需要苏先生这样的人。”克莱尔说道,邀请的味道很明显。

“最近算是怎么回事,老被邀请,看来是宝刀未老啊。”苏墨暗道,“果然像我这样拉风的男人,就是黑夜中的萤火虫,光辉怎么也掩盖不住。”

这个时候的苏墨自恋程度大概跟金闪闪有的一拼。

“苏先生,加入我们逆十字怎么样,我可以给你只在我之下的位置。”克莱尔说道。

“你就是逆十字的老大?”苏墨问道。

“对。”克莱尔点点头。

“果然继承了以往的传统,这组织活不过明天啊。”苏墨摇了摇头说道。

克莱尔一愣,一下子站了起来:“苏先生怎么能这样说话呢?”生气的时候,本应该属于她整个年龄的稚嫩顿时暴露无遗。

“隐秘机关……”

苏墨开口说道:“算了,反正我也要找他们的麻烦,你们的运气不错,勉勉强强可以被我收编了。”

“你在说什么?”克莱尔的怒火明显克制不住了。

明明好心好意邀请这个过气的“老人家”加入她的逆十字,还给了极高的待遇,没想到对方竟然是这样的回答。

他以为他还是试炼空间那个君王吗?

……

喜欢中二少女的火影之旅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偷朋友人妻系列刺激视频 玩弄丰满的短裙人妻
上一篇:官场少妇交换 掀起裙子从后面挺进她身体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