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适合一个人看的黄台

2022-02-22 13:23

格里菲斯、拉纳、奥菲莉亚和米典麦亚聚集在小小的会议室中。自从拜耶兰的事件发生以后,两位原王室修托拉尔一直跟随着格里菲斯,没有再被骚扰。

“天选者之祭本应在安诺克的遗迹中迎来奇迹,”格里菲斯说道,“但是,不知为何,奇迹并未降临。反倒是最后的数位被选中者与不稳定灵能结晶的能量融合,成为庞大灵能的容器。”

他的眼眸中随即闪耀出三把交叉长剑的奇幻流光,磅礴的气势几乎要化形而出。

拉纳微微咂舌:“根据高阶降临术理论,你们已经成为了奇迹之皿。我个人觉得这很危险,但是,往好处看,哪怕是元老院也不敢怠慢潜在的奇迹。”

“言下之意,还得接着打下去,”米典麦亚说道,“奇迹之战胜负未分,这和说好的完全不一样。拜耶兰和迦南可指望着奇迹早日到来。”

拉纳捏着一叠报告,对朋友们说道:

“既然争斗不可避免,格里菲斯也不能将这样宝贵的资源拱手相让。

“说正事。

“一部分直属于王室,又没有跟随康茂德离开的禁卫军正在接受元老院派出的专门委员会审查。审讯官要求他们说明对于王室的态度以及为何留下的原因,人人表态,人人过关。

“有不少人认定康茂德在成为弑君者的那一刻就丧失了合法的继承权,对他所谓的事业没有信心。当然,随他而去的人也不少。这些人不久前穿越了米兰提斯大公的南境,在那里摆脱追兵以后登船,前往南方行省。”

“弑君者现在在哪?”奥菲莉亚问道。

“不清楚,”拉纳回答,“康茂德没有进攻埃蒙行省的主要城镇,只是收集了一些物资就一路向南,这会可能已经跨过边境进入了巨魔的领地。”

拜耶兰的南方行省“埃蒙”是一片富饶、温暖而湿润的新征服领地,由南向北流淌的大河“塞伊河”两岸遍布肥沃的农田和物产丰富的种植园,是拜耶兰的投资人和移民最喜爱的地区,也是常胜的大军用巨魔原住民的鲜血浇灌的最丰硕的果实。

格里菲斯的家人在前年也移居此地最大的城市和港口卡洛伦。由于学业和军务繁忙,他还没有休过一次探亲假期。

不过,话说回来,格里菲斯·布兰顿已经是格里菲斯·德·拉文奈尔,没有继承权的次子也算是修成正果,可以组建自己的家庭了。

格里菲斯握着伊洛蒂的吊坠匣走神了一会,又把视线投向桌上的地图。在宣称自己成为神之手,拥有触碰奇迹的资格之后,他的身份水涨船高,不少人向他献上善意,但是距离组建自己的势力还有一定距离。

他身边的人还不多。

拉纳是值得托付的好朋友和强力盟友,但是他的忠诚心必须献给夏龙家族,如果根据有意思的家族传统和菲欧娜定下婚事,他可不得听菲欧娜的嘛~

奥菲莉亚和米典麦亚都是杰出的人材。营救米典麦亚让格里菲斯得罪了一群贵族,但是他丝毫不在意。这个明确的、过分张扬的行动让他表明了态度,只要实力进一步提升,原属王室的禁卫军中就有一部分可以争取过来。

没有了国王的禁卫军中有不少杰出的英才,但是谁说过权力、待遇和尊重必须根据能力高低分配呢?他们早晚会被元老院和贵族消灭、吸收干净,把已有的位置腾给别人,所以急需新的领袖和庇护者。

南逃的康茂德就是一个候选人。他的弑君和叛乱有着浓重的神秘学意味,大家都怀疑他前往南方兴许是要在那里召唤什么奇迹。这个念想将不少禁卫军、富商、绅士吸引到他的身边,为他效力。

如果格里菲斯要建立一支强大的军队,那么他就不能容许自己的队伍里有人还在观望着康茂德那边,必须断了这个念想;他也不能容许这么多人力和物资聚集在康茂德旗下,必须争取过来。

一句话,康茂德必须被消灭。这不是个人恩怨,只是一场简单的不能更简单的利益纠葛。

“既然如此,元老院迟早会派你前去作战,”奥菲莉亚对格里菲斯说道,“作为你的幕僚,我有必要说明一下眼前的情况。”

“请说,奥菲莉亚,”格里菲斯笑道,“在我未来的军队中,你会成为总参谋长。”

奥菲莉亚指向埃蒙行省的最南端。

“行省的南方是夏盖沙海,它位于萨尔纳斯环形山的西部,是万里无云的天空下充满流沙的灼热区域。这里的山区隐藏着许多巨大的洞穴,纵横交错,有些甚至深达地表百米以下。

“夏盖沙海隐藏了许多诡秘。这片地方大部分荒无人烟,但有许多巨大的生物。钻地魔虫的近亲——沙虫挖掘了巨大的地下隧道网。隧道里盘踞着许多怪异的生物,危险且疯狂。

“最胆大妄为的冒险者也不敢探索隧道的深处。据那些活着回来的人说,那里藏着不得了的东西。

“这片沙海不可能支撑一支军队的补给,康茂德应该会前往东面的萨尔纳斯环形山,祖尔提拉巨魔是那里的统治者,向来以无情和黑暗魔法而闻名。

“最繁荣的时期,祖尔提拉的巨魔数量可能达到二十万左右。他们垦植沼泽水田和梯田,生产的粮食能供养激增的人口。工匠以黑曜石、骨角、贝壳制作艺术品,制作棉织品,雕刻石碑铭文,绘制陶器和壁画。商品贸易非常繁荣。每当人口增长到一定规模,就会由祭司带领信徒离开家园寻找新的城市,形成新的氏族。

“他们在环形山深处建造城市,“亡者大道”连通整片领地,北部矗立着着月亮金字塔,大道两侧有许多的庙宇,包括至高的太阳金字塔。在“亡者大道”的南端是血神庙。地下同样是一个纵横交错的迷宫般的墓穴。在第一纪的末期,这个文明遭到毁灭。

“据说,有一头上古巨兽正沉睡在某座金字塔顶部的巢穴中,巨魔将它奉为神明。”

“康茂德这家伙该不会是要去那里唤醒这头神话生物吧!”拉纳摇摇头,“从军事的角度来说可能是强力的武器,但是如此荒唐的邪恶和灾难会让他成为世界公敌。”

“这么听来,”格里菲斯说道,“我注定会和一些被选中者被派往当地,围剿成为世界公敌的弑君者。消灭他以后,奇迹的力量会更加集中。”

“而你,将执掌康茂德遗留的势力,”奥菲莉亚扬了扬眉毛,“不知道是不是会如此顺利呢。”

……

会议结束以后,大家离开会客室。格里菲斯还有好几场会谈需要进行。奥菲莉亚和米典麦亚并肩走着,透过走廊上的玻璃窗,望着楼下来来往往参加入学考试的新生候选人。

米典麦亚心思重重:“为什么康茂德要杀害先王?会不会受了蛊惑,还是某种神秘的控制?我感觉,整个国家在被无形的力量推着走,一步步滑向深渊。”

“神秘的控制?”奥菲莉亚瞧了他一眼,轻笑起来,“该说是名为利益的欲念化作怪物来控制它吧,或者是历史的规律载着我们,向着不可逃避的悬崖驶去。”

“怎么说?”

“你也看到了,市民阶层的力量已经变得比以往任何一个时候都更强大,拜罗兰的蒸汽机所赐。他们抽干沼泽,开垦农田,挖掘矿山,纵横大海。凡人们已经做到了许多非凡者都做不到的事,那为什么还要听命于过去的秩序呢?

“凡人,原本可以成为王室的盟友,一起对抗元老院和贵族。可是奥勒琉斯的戒严令让他站在了市民阶层的对立面。无论这道命令是真是假,结果都已经出现了。康茂德若是不想就此沦为元老院的傀儡,他就必须向市民代表表态,展现诚意。”

“为了这个成为弑君者?”米典麦亚依然难以接受,“这是在把我们的国家推向全面内战。”

“不好么?”

“这难道是好事?”

奥菲莉亚显然觉得这是好事。她一点不忧愁,反倒兴致勃勃:

“这个世界原本是由500位披荆斩棘的勇士建立的,他们和他们的子嗣成了元老、贵族和议员,血脉却随着时光腐朽了。贵族们,越来越成为一群不可救药的人。”

“也有好人,”米典麦亚说道,“有不少是我们的朋友。”

“的确,但是历经一千多年,拜耶兰这衰老的身体已经积存太多脓血了,有动手术的必要……到了这种地步,无论发生什么结果都没什么好抱怨的,反正没有人能够永生不死。

“若是某一天工业家、农场主和富有的商人掌控这个国家,让现实增强,神秘减退,我是丝毫不会觉得意外的。”

“这谈何容易,”米典麦亚陷入了思索,“凡人对抗非凡者,何等艰难。这将是怎样的一场浩劫。”

奥菲莉亚两眼放起光来。她挽住米典麦亚的胳膊,颇有些向往的说:

“我并没有说这会是简单的事。

“历史这种东西就跟人一样,当它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会觉得口干舌燥。拜耶兰王室要灭亡了。元老院虽然还存在着,但是迟早一样会灭亡。历史

是需要饮下大量鲜血的。就算历史已经喝够了血,那也只是量的方面的事,在质的方面又如何呢?牺牲甚至是高贵的,足以取悦残忍之神。”

他们边走边聊,路过楼梯转角时遇见一个穿着蓝白连衣裙的金发少女。她有些疲惫,小口喘气,细细的香汗沁湿了发梢。

在不远处的楼梯上,德赛持剑而立,惊疑困惑之余,像头猎豹一样蓄势待发。他看见两人走过,急忙大喊起来:

“米典麦亚队长,请支援我!”

这是什么情况?米典麦亚感觉到了灵能的波动,面前这位迷人的少女有着不俗的实力,而且,莫名的有点眼熟,让他情不自禁的多看了两眼。

“你们认识?”奥菲莉亚突然捏紧了米典麦亚的胳膊。

“不认识不认识,”疾风之狼连连否认,“我只是觉得她,有些面熟。”

“啊哈~我懂,男人看到美少女,就会觉得眼熟,和自己有些关联。”

“不可能!没这事!我没有!”米典麦亚跳起脚来。

站在楼梯上下的少女和德赛被两人的动静吸引,都把视线挪了过来,打量着他们。

“如果你们在等格里菲斯,那就去吧,他这会有空,”奥菲莉亚说道,又对德赛摆摆手,“别紧张,小朋友,这位小姐不是你的敌人。”

“这位姐姐,请问你是~?”少女急忙转过身来望着奥菲莉亚,端着十二分客气和礼貌。

“在问别人名字前请先介绍自己。”

听了这话,和德赛对峙了好一会的少女乖巧的提起裙摆,行了一个好看的屈膝礼。

有那么一瞬间,楼梯下的德赛隐约看到了南国暖风下细腻温润、让人心驰神往的旖旎风光。他眨眼间就把刚才的危机、维罗纳的烂仗忘了个精光。

不等看个真切,他就听到了一句让人心跳加速的自我介绍。

“日安,我是萨雅·布兰顿,格里菲斯·德·拉文奈尔骑士的妹妹。我来找哥哥要推荐信!”

喜欢血税请大家收藏:

德赛·维古,出身奈奥珀里斯岛,是个家境平常的下级骑士家庭的次子。和他的长官、许多战友一样,12岁就读于少年士官学校,15岁参加战斗,现在是暴风中队的二级小队长。他一直有个问题没有想明白——

在过去,维罗纳的人民受领主的管理,领主向维罗纳公爵效忠,而公爵很久以前就是拜耶兰的附庸。现在,公爵依然是那位公爵,在拜耶兰的帮助下管理,为什么维罗纳的居民要坚持打下去呢?

1444年春夏的战事中,叛军对抗拜耶兰的结果是毁灭性的,几乎每一次战斗他们都遭到了失败。一开始和拜耶兰作战的那些良莠不齐的老兵和山贼部队被分批消灭,来自于农民和牧民的新兵成了叛军的主力。

随着秋季来临,拉莫尔和夏龙伯爵的注意力一度转移到了敖德萨,维罗纳叛乱的重要性便逐渐退居二线。

维罗纳的占领军兵力依然强大——拥有四个军团和相应的辅助军团,敖德萨和塞瓦斯托这样直面氏族联盟的地区也不过是各自部署了五个正规军团。但是,维罗纳驻军的质量却不断削弱。至少在德赛看来,这种削弱随着时间日趋严重,叛军的士气和素质似乎在增强,抵抗也日趋加剧。

德赛从1444年底开始就在维罗纳执行任务。1445年1月初,黑暗之尊从灵界归来,似乎是带着祂的爪牙来到了维罗纳。从那时候起,元老院就再次将维罗纳置于头等重要的位置。

简而言之,维罗纳战场是光明与黑暗的斗争,正义和邪恶在此一决胜负。根据睿智的元老院的决议,拜耶兰的军队在1445年最初的几个月,将会重点进攻维罗纳和南方行省,黑暗至尊和弑君者的部队据说就隐藏在这两个地区。

到了三月初,德赛已经参加过好几次清剿叛军的战斗。拜耶兰和盟友的骑士披挂着光彩夺目的黄金与钢铁,构成了一幅炫彩壮丽的画卷。在三月的春光下,骑兵和步兵在沿着河畔的山坡上展开无边无际的队列,闪耀着热忱与无畏。

但是,这些热忱却如顽石投入水中,激起消散的涟漪。那些与叛军游击队纠缠的徒劳行军,简直是酷刑。

每一天,正规军漫无边际的队列都会出现在地平线上,机敏的叛军甚至敢在附近的树林边挑衅。当德赛和骑兵们出击,逮到一些人的时候,叛军的大队又突然不见踪影,地平线上只留下白桦树和松树林。

而一小时后,当正规军的战马进食时,攻击又开始了。叛军的灰色身影再次现身,故伎重施,并以相同的方式消失。就这样,华丽和英勇的骑兵在疲惫中严重消耗了体力。

这样的战斗简直没个尽头。德赛曾经青涩的面庞开始变得犀利和锋锐。到今年八月,他在前线作战部队的服役时间就要满两年了。他的出击越来越果断,快的像一把利剑,那些不断袭扰军队的叛军游骑已经有很多成了挂在他马鞍边的脑袋。

但是,他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拥有骑兵、步兵和炮兵的拜耶兰就不能彻底消灭维罗纳的反贼呢?

在元老院下达了加强进攻的命令以后,拜耶兰的军团开始深入山谷和沼泽,日子变得更加不好过了。重装骑兵奢华和炫耀的甲胄、威武的骑枪加重了战马的负担,他们在面对面的战斗中确实可以撼动山岳,但也忽视了决定骑兵战斗力的关键细节。

比起层出不穷的袭扰,更令人头痛的是补给。虽然拜耶兰从海上运到旧镇的物资很充裕,但是想要从时不时会冒出叛军的道路上运到前线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武器、粮食、马料几乎就没有充裕的时候,德赛开始体验到中队长和他说过的“连牙刷都找不到”的窘迫。

所有人都吃的很差,而且极度疲惫。

对职责的使命感几乎就已在军中绝迹。分成几路进攻的大军上下都吃不饱,牲畜都处于挨饿状态,由于补给运输的困难,许多士兵被迫亲自收割谷物,甚至从茅屋上拔草喂马,结果大量的马匹因吃了不洁的饲料而生病。再加上管理不善和可怕的负重、行军,军队里牲畜的数量每天都在减少。

很快,德赛就成了徒步骑兵。作为精锐部队的成员,他像救火队员一样被派来派去,支援那些陷入困境的友军。有一次,他和别的小队一起行动,失去了全部的战马和驮马,被困在荒郊野外寸步难行。他们好容易找到了一处农舍,发现只有母女两人在家,有一些马铃薯和蘑菇。

带队的贵族军官让德赛离开,到山岗上放哨。在那里,他听到了凄厉的哭叫声。过了一段时间,他发现农妇开始做饭。

拜耶兰的军官和士兵大都不会做饭,甚至连烤面包都烤不熟。他们命令农妇去准备食物。等到马铃薯煮熟以后,出于谨慎,军官还让母亲吃一点。农妇照着做了。军官又让农妇喂给她的孩子。孩子在妇女的示意下,也狼吞虎咽的吃了。放下心来的士兵们立刻一人一个分了马铃薯。由于即使是吃了农妇一家的马铃薯还是不够分,大家甚至没有给外面警戒的德赛留上一点。

等到饿的两眼发绿的德赛回到农舍,他还没有来得及生气就看到军官和士兵们全都倒在地上抽搐。他们呕吐、先吐食物,再吐黄水。很快,所有军人、农妇和她的孩子都在痛苦中死去。

其他的地方也好不到哪里去。

拜耶兰军队在维罗纳到处遭到袭击。当地人如果捉到落单的士兵,就把他们倒吊在火堆上烧烤。有一个掉队的军官被村民捕获,直接扔进大锅里煮,等到拜耶兰军队屠完全村找到他的时候,军官已经被煮成了虾一般的形状。

德赛明亮的双眼已经失去光芒和焦点,只有抓到一些军官级别的俘虏需要拷问情报的时候,德赛的眼睛才会闪亮起来。对于那些没什么用的杂兵,他随手就会拧断脖子丢进水沟里去。

他像一具黑线笼罩的行尸走肉。有一次兰萨达遇到他,竟然认不出来。

收到了惊吓得见习修女小姐急忙给远在后方,据说已经成了神之手队长写了信。

很快,一份来自霍蒙沃茨的命令将德赛召回。好久没见的中队长推荐他参加全世界最好的魔法学院的春季入学考试,如果通过,他可以在秋季入学。

……

霍蒙沃茨与前线完全不同。

考究的橡木和胡桃木镶嵌在有几百上千年历史的古堡地面和墙壁上,光滑的像镜子一样。无数不在的地毯比枕头还软,昂贵的黄铜和金属管道将暖气、净水送到城堡的各个角落。

几步之外,莺莺燕燕的春意让德赛全身别扭。他在入口的走廊上站的笔挺,等待指挥官召见的时候,看见那些抱着课本,换上春季校裙的女生,漂亮的简直和自己根本不是一个物种。女孩们路过时也看了站在走廊上的他一眼,小声议论,还以为胸甲上擦不净的血迹是某种印象派的绘画。

哼,女人……二级小队长在心里哼哼一声。

“二级小队长先生,拉文奈尔骑士大人在会客室,十五分钟后可以见你。”一个矮小的布朗尼给他指了指一把椅子,又送来一杯冰水,里面加了蜜桃汁,甚至还有半个樱桃。

啊,我的桃子,我心爱的桃子……德赛好好闻了一会这迷人的味道,对布朗尼千恩万谢。

他听队长说过东方的战争。那时候他还只是个不太熟练的新兵,东方血腥的战斗和艰苦的环境着实把他吓了一跳。据说队长,还有好些有名的修托拉尔从前线回到后方以后都不适应,霍蒙沃茨的生活让他们有种生锈的感觉。这种事,最开始德赛都是无法理解的。

“现在我理解了~”一口喝完这杯清凉的饮料,德赛由衷的赞叹了一声。在这种好地方生活,谁还愿意想起可怕的前线和泥地里的马铃薯呢……

会见的时间到了。

暴风中队的指挥官,格里菲斯·德·拉文奈尔二级突击中队长现在已经是一级突击中队长。他参加了某个神秘的仪式,得到了无法想象的收获,现在是某位神秘存在的代行者,正在集结自己的力量。

据说,他和另外几个了不起的人物即将迎来奇迹,一个真正的,“奇迹”。

霍蒙沃茨甚至给了他一间独立的办公室,好让他能够更好的服侍神明。德赛穿过一尘不染的走廊,沿着长长的楼梯向上走。左手边明亮的窗户可以望见大海,隐隐的涛声和整洁的舒适让德赛长期高度紧张的心放松下来。

也许我能问问队长怎么看维罗纳的战事,他会不会给我一个见证奇迹的机会呢?若是真的奇迹,一定可以将人类从如此可悲的命运和战争中解救出来吧!

德赛一边走一边想着。他手按佩剑,努力不在赏心悦目的台阶上打滑,维持军人的体面。当他转过一个弯,走向最后的一段台阶,光线突然暗了下来。

昂贵的窗帘原本是收在窗沿一侧,不知怎么垂荡下来,挡住了和煦的春光。

德赛下意识的一阵激灵,战斗本能让他立刻摆出了戒备的姿态。他右手按佩剑,左手去摸腰间的手雷,站在第四和第五级台阶上,仰头向上望。

有个女孩站在那里。

她大约十五六岁,一头淡金色的齐肩发,两侧发梢扎成小麻花辫,系着绿色的心形丝带。她的瞳孔是罕见的红色,动人而神秘,在第一时间触动了德赛的灵性。

少女穿着蓝白色的连衣裙,式样是王领少见的,裙摆高出膝盖几公分。

她站在那,抱着胳膊,侧身俯视着台阶上的甲骑兵,红色的眼眸中是让人无法捉摸的清冷意味。

“回去吧,迷失的羔羊啊,莫要让黑暗吞没你。”她冷冷的说道。

“你是什么人?”德赛问道。

霍蒙沃茨里有许多强大的存在,背后是难以言说的神秘。眼前的少女加深了德赛的这份印象。

他甚至从心底里不可抗拒的生出了犹豫。人类在面对未知的事物时,便会像这样发自本能的想要退缩。

“赤红之刃已被解放,令毁灭的号角奏响。”

少女带着一种近乎怜悯的高冷神情注视着德赛:

“向你的灵魂拷问——

“向前么?步入无尽的迷宫。

“后退么?遵循恐惧的指引。”

德赛一头雾水,但是,军人的本能让他毫不犹豫的迈上一级台阶,朗声说道: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来见格里菲斯队长,这是我的任务,是我的行动,我毫无退缩,哪怕是刀山火海都拦不住,欸!?”

本来是要踏上第六级台阶的德赛惊诧的发现。自己非但没有向前,反倒退回了第四级台阶。

“噢?嘴上说不要,身体还是挺诚实的嘛~”少女高高在上的轻笑道,“你啊,在恐惧。”

这什么?这什么情况?

德赛惊了,他立刻再次迈步上前。

有种异常的,不可言说的感知一闪而过。

德赛低头一看,他竟然退回了第三级台阶。

是非凡者,这是非凡能力!德赛抽出佩剑,全身的战意蓬勃而出。

[

标签:p标签]这一定是某种可以控制楼梯的非凡能力!

喜欢血税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学长跳D放在里面上课故事
上一篇:如何在午夜12点诅咒人最灵验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