樾字为什么是凶

2022-02-09 18:44

李淳风瞪着眼说道:“那你的意思是老夫编写的整本书一无是处?”

李正长叹一口气,“李道长,你听我解释。”

“老夫不要你解释。”李淳风挥袖说道:“你知道老夫为了编写这本书废了多少心血吗?废了多少时日吗?”

发了脾气说完,李淳风抬头看着夜空说道:“李正,你知道吗?其实老夫也想要写一本可以流传后世的数术书籍,虽说比不上九章数术但也可以给数之道留下传承。”

李正重新坐下来对李淳风说道:“敢问李道长,你写的书给谁看?”

“当然是给想学数术的人看,数术之道博大精深,学无止境,若是能让更多的年轻人学好数术,想必不枉前贤圣人立下的根基,更要让后世好好地流传下去。”

说出这话,李淳风像是想都没有多想。

徐慧端来了茶水,李淳风一口便把整杯水喝完了,像极了骂娘骂久了口渴了。

夜空看不见星星,风也有些冷,看起来是又要下雨的样子。

李正对李淳风说道:“那就是教科书了,寻常孩子学习数术都要由浅入深,总不能让孩子刚学会走路就要奔跑吧。”

李淳风思量半晌说道:“你说得好像也对。”

李正又说道:“李道长现在想想我说的对吗?”

李淳风打量着李正低声说道:“大致明白了。”

李正稍稍点头,“像李淳风道长把所有的知识揉捏成一团,全部都放在一本书中,其实这是一种非常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尤其是像李道长这种有大志向,大理想的人,更是步履维艰,需要一步步来达成目标。”

李淳风眼神愈加的坚定,“老夫明白了,现在就回去重新编写。”

刚转身想走,李淳风又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回头再次看向李正。

李正也看着李淳风,见对方不说话问道:“怎么了?”

李淳风低声说道:“你都说得这么清楚,为什么你不来编写?”

李正长叹一口气说道:“泾阳这么多事情需要我去忙,实在是没有精力去办别的事情。”

听到这话,李淳风冷冷一笑,“整个泾阳最清闲的人说出这种话,你不会脸红吗?”

李正清了清嗓子说道:“我真的很忙。”

“也罢!”李淳风深吸一口气说道:“从今日起老夫要闭关,重新编写这本书。”

李正瞧着李淳风走出大门,脚步不快倒是挺坚定的。

家中二楼,李丽质站在窗边,看着独自坐在院子里的李正。

一阵冷风吹过还带着一丝丝冰冷的雨水。

发丝随风凌乱在眼前,瞧着李正的模样,李丽质不自觉的笑了笑,他总是一动不动可以坐在院子里好久,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徐慧小步走来说道:“公主殿下,夜晚的风凉。”

李丽质依着窗台说道:“我知道。”

又看了李正好一会儿,只见他慢悠悠从椅子上站起身,用力舒展着懒腰,而后拿着茶杯走入屋中。

又过了一会儿,李正走出屋子,重新来到院子,把自己扛进屋中。

雨水很快就落了下来,雨势不是很大,反而非常地柔和。

夜色很黑,李丽质又看向窗外,只见李正匆匆走出屋子,来到大门口确认了院门关好了之后,他又冒雨急匆匆回到屋子里。

徐慧站在一旁看着李丽质的一举一动。

没有任何的动静,似乎李丽质每一次向窗外看去,都可以看到李正。

这种无声之间的默契已经有些年头了。

徐慧看着李丽质也坐下开始整理着账本。

徐慧心中很明白,相比长乐公主。

长乐公主从小就是当今陛下的掌上明珠,从小到大都有宫里的人安排一切事宜,甚至长乐公主不需要懂得很多事情,就有人会帮她摆平一切。

这就是长乐公主所拥有的。

徐慧心中更清楚,自己不过是出生在门道中落的家族中,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

父母的从小教导要让自己比寻常孩子要懂事,要明白更多的道理,以及要怎么做人。

以至于父母祖辈为了整个家族,想尽了办法把自己送进了宫中。

这才保住了家族中的地位,可从此自己也就离开了父母。

可能这辈子很难再与父母相见。

徐慧转头看向外面的雨夜,有时候自己没有资格去抱怨父母,因为自己没有争取过自己想要的,从小到大以来甚至没有力气去向父母反对。

可长乐公主即便是有当今陛下这个父亲,为了自己的终身大事,长乐公主会向当今陛下反对,争取到她自己想要的。

这一点徐慧自认比不上长乐公主。

]“窗户关上吧。”李丽质低声说道。

徐慧闻声这才回过神,关上了窗户,把风雨阻挡在外。

再次看向李丽质的背影,徐慧心中有一种说不上的羡慕,李正和公主都很年轻,即便是他们现在还没有孩子,但他们夫妻间的默契似乎有很多很多年一般。

就连很多权贵家的夫妻,也没有这种默契。

以前这种默契徐慧也在自己的父母身上看到过,一个眼神,一个注视,夫妻就能明白彼此的心思。

“你在想什么?”

再次听到李丽质的话语声,徐慧回过神说道:“没什么?”

李丽质站起身牵着她的手说道:“徐慧姐姐,你从小照顾过,你要有什么心事瞒不住我的。”

徐慧看着李丽质的神情说道:“只是有一些想不明白的事情,不过现在都想明白了。”

古怪地看着徐慧,李丽质说道:“什么事情?”

徐慧还是摇头没什么?

小兕子的梦呓打断了两个人对话,这小丫头一边睡着,还一边在笑,也不知道她梦到了什么。

徐慧帮着李丽质整理着发髻。

一开始想不明白,不过现在徐慧看明白了,权贵之间难有那种父亲心连心的默契,是因为权贵门第的家室不同,联姻也不同。

但李正和李丽质的生活仔细体会之后,就会觉得其实和普通人的婚事没什么太多的区别。

再加上公主和李正之间从小就相识,自小到现在已经有很多很多年了,从小相识到成婚。

喜欢人在大唐已被退学请大家收藏:

见李正不说话了,李丽质狐疑地说道:“这样不好吗?”

李正放下茶杯说道:“我只是觉得如果任何事都要批条,就会显得非常刻板,有条有理是好,但不要让人觉得没有人情。”

李丽质用力点了点头,然后她把这个字条撕了个粉碎,她开口说道:“你知道我在第一张批条上写的是什么吗?”

李正无声笑了笑:“我一定要知道吗?”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批条可以用,但不能滥用,非常巧妙的一个想法。”

李丽质满意地站起身说道:“不过以后若是有这么多银钱的支出,你还是要和我商量。”

刚想回答,李丽质又说道:“你我是夫妻,你我之间的事情若是需要批条也太不像话了,只要商量就好。”

李正举了举茶杯表示赞同。

李丽质站起身兴致勃勃地去准备批条的事情,有些事情可以用批条,这样会更有制度,也会让人安心,如今泾阳也不是小打小闹了。

但同时泾阳的生意是乡亲们一起做出来的,每一件商品都有泾阳村民的努力,该有的人情一定要有。

有些事情不能让村子里的人感到陌生。

李丽质在家里与武媚,还有武媚一起商议了半个时辰就有了结果,批条只对泾阳以外的生意有用。

泾阳内部自己人的调度并不批条。

对内是人情对外又是制度,不得不说李丽质这个泾阳的掌门人越来越成熟了。

再看李丽质脸上的笑容,李正一时间有些移不开眼神。

“老师,你在看什么?”

听到小兕子叫自己,李正连忙收回眼神看向她。

小兕子吃力地捧起一本书说道:“这是李淳风道长新编撰的数术书,说是要给老师看一眼。”

李正接过书本,这本书很厚拿着也很吃力,打开书本的第一页扑面而来就是一股浓重的墨水味,而后所见的是密密麻麻的文字。

只是看了第一页,就合上了书本。

小兕子见状说道:“老师?哪里不对吗?”

李正揉着眼睛说道:“不大了,他连目录都没有。”

小兕子搬着小板凳乖巧的坐下问道:“什么是目录。”

李正的目光重新看向这本书,低声说道:“目录是帮助看书的人检索的,就比如说你想看哪一种公式,哪一种算法,有了目录就可以让人一眼找到自己想要看的地方。”

小兕子用力点了点头,而后在小册子上记下这段话。

李正接着说道:“还有就是李淳风道长把数术的一大段内容,全部写在一起,其实这是一种吃力不讨好的作法,若是这本书想要给数术的初学者看先要从最基础的开始看。”

小兕子手中的小炭笔不停地在小册子上写着,神情专注。

李正又说道:“还有就是不同的内容要由浅入深要分开来放。”

小兕子还是不住地点头一边记录着一边说道:“李淳风道长说了,老师说的意见都要记下来给他看。”

“整本书可以分为三册,第一册可以做基础,第二册可以是入门,第三册可以运用,再往下可以更高深的数术。”

小兕子不断点头。

越想着李正就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又说道:“李淳风道长该不会把修道什么的也写进里面了吧。”

小兕子回话道:“那倒不会,道术这东西是不传之秘,李淳风道长说过除了他的传人他不会把那些道术传授给其他人,也就不会在书本上写着了。”

这么一说倒也对,按照这个时候的人做派,一家之长的本事非常看重传承,有些传男不传女,有些只会传给自己的孩子,还有的会精挑细选传人。

小兕子又说道:“最近李淳风道长和裴行俭走得很近。”

李正把书还给小兕子说道:“我能给的意见就这些。”

小兕子站起身接过书本说道:“明白了。”

快黄昏的时候,小兕子把书还给了李淳风,并且把李正的意见复述一遍。

说完小兕子便离开了。

留下李淳风看着自己的书本发呆,一时间有些不知所以。

瞧着小兕子留下的字条,苦恼的挠了挠头,“目录?基础?入门?这都是些什么?”

想了又想,李淳风有些抓狂的揪着自己的头发,“难不成老夫要把整本书都作废重新写一遍?他知不知道老夫废了多少心力编撰这本书。”

小兕子给李淳风送完了口信便回来了,一家人正安静的吃着饭。

李治抱怨着家里的饭又不够吃了,端这个空碗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小兕子倒是吃得香。

李丽质看了一眼李正的神色小声说道:“稚奴和兕子都是长个子的时候,家里的饭食应该多做一些了。”

李正瞧着一桌子的菜,小兕子倒是细嚼慢咽,李治根本就是牛嚼牡丹,一个劲地往嘴里扒饭,都没有吃几口菜。

李正思量着说道:“要换一口大锅了。”

饭后李正想着后世那种大灶台用起来不错,而且也不费劲,如今大唐用的厨具还都是用泥炉为主。

喝下一口饭后的茶水,李正开始勾勒大灶的图纸。

正画着,徐慧走入小声说道:“李淳风道长来了,就在院外等着。”

李正抬头向窗外看去,一个朦胧的身影正在来回踱步走着。

披上外衣走出房门,这才瞧见了一脸愁容的李淳风。

“李道长你怎么来了?”

相比李淳风一脸愁容,李正笑呵呵说道:“李道长,吃了吗?”

“老夫可没有心思吃东西。”李淳风挥了挥衣袖说道:“你凭什么把老夫编撰的书籍说的一无是处。”

李正回头又看了看还在和李丽质说说笑笑的小子,再看向李淳风,“晋阳公主都和你说什么了?”

李淳风不耐烦地来回踱步说道:“目录可是你说的?”

李正点了点头。

李淳风再次说道:“是你说老夫的书应该分为,基础,入门,运用三册?”

李正还是点头。

李淳风再次说道:“你的意思是想要让老夫把整本书全部抛却,然后重新编写,是也不是?”

李正依旧是点头,“差不多是这么一个意思。”

喜欢人在大唐已被退学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山洞奇遇神尊传承
上一篇:已婚妇女梦见揉面好吗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