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里抱着岳丰满大屁股 葡萄一粒粒的往里放惩罚

2021-12-25 09:11

就算是君临也想不通这到底什么情况,那一刻眼前面对的仿佛不是四位奥术师,而是四个虚神阶的强大选民。

君临发现,眼前的对手赫然所有的手段都被次元化了。

某种程度上,这其实是没有意义的。

他们在浮光位面,位面法则不受影响。

但次元法则能力本身就可以和位面法则能力叠加,所以威能在这刻获得极大提升。

恐怖的攻击之潮瞬间席卷,君临面对的仿佛是无尽高山,心中竟泛起绝望之感。

不对!

怎么会绝望?

我是不可能绝望的?

君临瞬间意识到不对。

他猛然看向腥红之刃,对方还在嘿嘿的笑。

超度者最擅长侵蚀心灵,在洞察之钥的法则影响,绯红之刃和星空之光的正面牵制下,腥红之刃已完成了他牵无声息的布置。

他嘿嘿低笑:“晚了,你发现的太晚了,沉寂于那无尽的寂寥中吧,成为我永恒的傀儡!天命者傀儡!”

随着他的低语,君临的意志也渐渐低沉。

这是来自虚神上位者的强势碾压,更是次元与位面结合下的联合发威,且有着不可思议的绝对深度。

君临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意志在沉沦,心中莫名的泛起绝望。

他不绝望,但对手再赐予他绝望。

悲伤!

但是下一刻,就在君临心神沉寂的那一瞬间,所有人心中同时莫名。

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我心中如此酸楚?难受?悲哀。

所有人都在颤栗着,并不约而同的看向君临。

天空中的君临已停止了战斗,凝立于天空,其他人也纷纷停手。

只是所有人心中都生起无助,悲伤与绝望之感,心中再没了斗志。

“怎么会?”腥红之手大叫。

厨房里抱着岳丰满大屁股

他的意志还清醒,但他的心情却无法控制,他想要战斗,但极度的悲哀却让他提不起斗志,甚至连手都举不起来。

再抬头,就看到君临泪流满面。

他在流泪,脸上洋溢着的却是兴奋的表情。

一种极度错愕的情绪。

普天同悲。

当你悲伤时,全天下的人都会与你共同陷入伤悲之中。

就连君临都没想到,这玩意儿竟然会有发挥作用的时刻——腥红之刃作死,想把自己转化成永恒死灵,侵蚀心灵,结果触发普天同悲,瞬间让他失去斗志。

这也让君临陷入矛盾中。

他一边兴奋,一边又努力让自己悲伤,拼命的去回想那些伤心难过的事。

操!

好像一直以来都是我在让别人伤心?

罢了罢了,自我洗脑。

于是君临脸在笑,泪在流,悲伤情绪尽情释放,就看天下所有人,连女神阿墨特丽丝都不例外,纷纷泪流不止,只觉得天地悠悠,此生了无生趣,恨不的一头撞死,自裁了事。

而君临却是尽可能的分离自我情绪,感情可以悲伤,理智依然保存。

他手一抓,已捏住了腥红之刃的脖子:“唔,你让我有些头疼啊。”

腥红之刃努力想要抵抗,但是心无战志,只觉得罢了罢了,不若放弃。

下一刻君临的手已探入腥红之刃的腹中,缓缓的从他身体中取出一物。

那是一截灰白骨头,看起来平淡无奇,可当它出现的时候,君临却感受到一股莫名的深邃!

法则的深邃!

这东西,凝聚法则!

前所未有的法则深度!

“所以,这就是古圣吗?原来古圣也是圣职者啊,而且是从未见过的最强的圣职者。无法理解,无法想象,原来法则能力可以深邃到这种程度的?”拈着那一截圣者之骨,君临喃喃道。

圣者之骨的能力并不奇特,真正不可想象的是深邃!

绝对的深邃!

法则能力都是可以提升的,但是没人知道能提升到什么程度,一切都看自己。

但是从这截骨头上,君临感觉自己仿佛看到了海洋。

如果说次元法则能力在选民身上,是一个个掌控之树上结出的果实,那么这骨头上烙印的法则深度,其果实已大到本身就是巨树的程度,用西瓜来比喻都是小觎。

而且不仅仅是深度,也有广度,仅仅是这一截骨头,君临就感受到了大量的法则能力。

难以想象,古圣在次元法则层面竟然能强大到这种地步。

怪不得!

怪不得可以对抗致孕了。

圣者之骨不是免疫了致孕,而是直接内部消化,吸收,因为次元法则本身就拥有这方面的能力,借助其强悍的深度,硬生生让致孕的效果半路刹车!

至于说服与植入也是如此。

这圣骨同样有思维方面的法则能力,你这边说服植入,那边就自我清洗,直接对抗。

唯有普天同悲和违心没有,不是因为对抗不了,而是因为这圣者之骨没有类似的应对能力,所以就无法消除。

找到了答案,君临也是一阵心惊。

这是他第一次发现,原来次元法则本身还有这么多潜力可挖。

自己终究是坐井观天了!

他抬头看向其他三人,低声道:“你们的圣者之骨,也留下吧。”

说着他手腕一翻,虚空中凝现三只手爪,同时抓向三人。

“嗷!”三位虚神大奥术师同时叫了起来,向后退去。

扑!

一声轻响,绯红之刃体内已出现一截骨头,被君临抓在手中。

但是抓向洞察之钥的手却被一片光轮阻住,星空之光更是凭借超绝速度直接拉开距离,竟然躲开了这攻击。

君临的心情有些激扬,普天同悲力度下降了,导致两人及时产生对抗意志。

君临知道机会已失,哼道:“你们不是来抢骨头的,是来送骨头的!”

说着他反手一抓,竟然抓向丛林之女,暗影之殇和光明之王。

扑扑扑!

连续三下,三人体内同时飞出一块骨头。

“怎么可能?”丛林之女科迪莉亚大叫:“你不能打扰我们的战斗!”

“白痴!我是规则的制定者,我可以制定规则,就可以取消规则!”君临手一捏,五骨在手。

下一刻自动拼合,就见头顶已现出一个巨大的骨拳。

“去!爆发,超破坏拳!”

君临在连续多次使用爆发之后,时间效果早已结束,但是这一次,君临竟然再次发动了。

漫天拳影轰击,直接将三位虚神阶奥术大师轰出天外!

喜欢罪恶战境请大家收藏:

君临打尼格斯的脸到不是因为看不惯他,而是因为罗伯

厨房里抱着岳丰满大屁股

特撑不住了。

当君临以一对四的时候,罗伯特,叶清弦和巴德尔也在和丛林之女科迪莉亚,暗影之殇阿普斯以及光明之王卡罗瑟斯战斗。

这其中最轻松的还是巴德尔。

巴德尔作为梅地亚的老师,永夜岛的创办者,尼采的寄生者,原本就是九大虚神最强的,当年尼采寄生时,他甚至一人就同时吊打至少两三位大奥术师。

尼采离开后,许多特殊的加持没有了,巴德尔没有原来那么强大,但是底子还在,以一对一,对上光明之王他甚至还有优势,只是要彻底打败却还困难。

至于叶清弦,她本来想使用战棋,但奇怪的是不知道为什么,战棋竟然无法对暗影之殇奏效。好在借助豹神和玛雅神弓,对上暗影之殇也问题不大。

唯有罗伯特,这货法则深度几乎没有,全靠系统加成,论战力手段都不弱,但是新晋平衡者对抗虚神,那就是典型的阶位吊打。

他没有直接落败,一是因为这货别的不行,逃生牛逼,二也是因为丛林之女并没有真正狠下杀手。

大家都有顾忌。

除非君临那边分出胜负,否则没必要在小战场先结死仇。

君临也是看出了情况,所以他终于不再犹豫。

这刻对着绯红之刃直接发动致孕。

他要让这家伙疯狂生产!

但是就在致孕发动的同时,绯红战刃身体爆闪光辉,随后就听卡啪啪一阵乱象,绯红之人如过了电般一顿乱颤。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怎么会?

君临愕然。

这还是第一次,绝对真理没有奏效!

绝对真理自从存在以来,只有代价高低,没有成功与失败的可能。

绝对真理,关键不在真理,就在绝对。

但是今天,君临第一次发现,他的真理似乎也不绝对。

他这边在震骇,绯红之刃也傻逼了。

他怔怔的看君临:“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你怎么能够突破圣者之骨?这绝不可能!”

“圣者之骨?所以这果然是圣者之骨的作用?”君临目中生辉。

突破?

就是说并不是完全没有发挥作用?

可那为什么这货没怀孕?

而且圣者之骨不是弑神武器吗?怎么就变成防御型的了?

这边腥红之爪再落,腥红之手也高叫道:“怪不得能成为天命者!”

他到是比绯红之刃的结束程度高一些。

远处星空之光和洞察之钥的声音已然传至:“蠢货,达利泽尔!如果君临没有对抗圣者之骨的能力,又凭什么成为天命者,你早该有这个觉悟的!”

“为什么我觉得是它在对抗我呢?”君临低吼一声:“那再试试这个!”

激荡法则之海,激出一片冲天乱拳,君临已对取出一个死人头骨,对着那死人头亲下。

老实说亲了这么多次死人头,君临早该心理免疫了,但是另一方面,君临不断自我洗脑,已可以通过想象把这死人头骨变成天底下最恶心的事物,让自己永远无法适应。

所以这一亲之下,天下再次大乱。

所有人再次乱做一团,就连腥红之手和绯红之刃都互换一击——他们在和君临战斗,所以违心效果也简单,不打敌人打自己人。

唯有星空之光抱住洞察之钥,两人竟在瞬间上演了一幕卿卿我我。

下一刻星空之光已哀嚎起来:“不!你这混蛋!”

洞察之钥到是没太在意,呵呵笑道:“违心!果然厉害!”

君临也微微诧异:这个到有用?

违心有用,致孕无效,这意味着肯定有什么特殊因素。

是了!

致孕不是没有效果,而是它从致孕到生产有个过程!

圣者之骨应该是拥有某种庇护或解决的能力,导致生产之前就先化解了,这一点就和选民用早产的方式对抗一样,不是法则的深度,而是手段!

一种比其他人更高明的手段,导致致孕无效。

知道不是自己的真理不绝对,君临也是心中大定。

趁着他们混乱的一刻,君临叫道:“你们就这样被尼采骗了吗?圣者之骨就算是落在幻想生物手里,也依然是属于这个位面的,不要随意被别有用心者操纵!”

这一声喊,同时发动了植入与说服。

到不是君临不想打了,而是他想测试一下绝对真理还有没有其他方面会受到影响。

随后他就感觉到不对。

无效!

植入与说服竟然都无效了!

不,确切的说,这一次是只对八大虚神无效!

除了梅地亚!

真理反馈让君临瞬间明白过来,圣者之骨再一次用某种方式抵消了他的说服和植入效果,只不过是仅对拥有圣者之骨的虚神有效而已。

这特娘的是什么情况?

君临也无语了。

无法对抗,却能有特殊的方式不受影响?

这也让君临越发来了兴致,笑道:“我说,你们不打算把那破骨头拿出来让我见识见识吗?”

“你一直在见识。”洞察之钥语声低沉,手指微微对着君临一指,一道枯白光环落下,下一刻君临的领域再起波澜,君临愕然发现,他领域中的许多效果竟然在不断衰退,而且全部是法则能力。

这使得君临的爆发超破坏拳再无法借助法则领域施展。

怎么会?

同时绯红之刃再次举刀,这一次动作不再快,而是变得沉稳,只是一股法则光辉萦绕,带给君临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戮魂击?”君临惊呼。

这一击正是当日诡妖击杀魔法女神使用的手段,直接针对灵魂层面施展的杀手。

这是次元法则能力,却从绯红之刃的手中施展而出。

同时星空之光已低啸出声,星光如利刃戳下。

星光折射!

这是当初星光的手段,也是次元法则能力。

不仅如此,远处的丛林之女也召唤出漫天巨树,暗影之殇隐匿虚空,光明之王释放出一团巨大的光明之球,更与当日欧阳洛的手段一样。

六位本位面的虚神奥术师,竟然同时用出了圣职者的手段,仿佛这一刻他们才是选民,让所有人都震惊莫名。

回头再看腥红之手,对着君临大笑:“悲哀吧,沉寂吧,死去吧,亡魂超度!”

操!

竟然是超度者的手段!

一股死寂之息伴随着他的黑暗侵蚀已笼罩了君临。

喜欢罪恶战境请大家收藏: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bbox撕裂bass俄罗斯
上一篇:佛说经常被鬼压床的人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