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楼梯上做好刺激 腿张大点就不疼了

2021-10-28 14:41

苏辞月看着向晚晴那张嚣张的脸。
“在他们眼里,你就是个可以随意欺负的弱者。”
她看着向晚晴眼里映出来的自己。
秦墨寒说得没错。
在向晚晴眼里,她就是个可以随意欺负的弱者。
但,她真的比向晚晴弱么?
苏辞月眯了眯眸,“怎么,今天你们的人没有拍到我和程轩亲密的照片,所以狗急跳墙了?”
“你——!”
女人的话直接戳中了向晚晴的痛处!
如果今天没有那个人出来捣乱,她的人拍到了苏辞月和程轩的照片,那么现在应该是一场全网讨伐苏辞月的狂欢!
可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她花了高价买通了的记者,编辑,媒体,全都打了水漂!
之前为了压下苏辞月的热搜,她已经将她和程轩的所有钱都赌了进去,血本无归。
如今,她又将苏沫给她的钱全部输掉!
向晚晴咽不下这口气,怎么都咽不下去!
她看着苏辞月的脸,恨意开始疯狂地蔓延。
都怪她!都是她!
如果苏辞月乖乖地让她利用,怎么可能会有今天的这些事儿!
都是苏辞月的错!
在恨意的驱使下,向晚晴走到苏辞月面前,抬起手,朝着苏辞月的脸,狠狠地一个巴掌甩下去——
她的手还没有一碰到苏辞月的脸,就被人扣住了。
扣住她手腕的不是别人,正是被她看不起的苏辞月。
“还以为我是以前那个随便你们欺负的苏辞月?”
女人狠狠地甩开向晚晴的手,另一只手抬起来,“啪——!”地一声,一个巴掌狠狠地甩了下去。
向晚晴的脸瞬间肿起了一个巴掌印。
“向晚晴,这一巴掌,是你欠我的!”
苏辞月眯眸,“这一巴掌,其实我早该在五年前的时候就该送给你了!”
向晚晴被打得整个人后退了好几步。
就在她要摔倒的时候,一只男人的手臂将她搀扶住了。
“晚晴,你没事吧?”
听到身后程轩温柔的声音,向晚晴眼里立刻沁出泪来,“程轩,苏辞月她打我!”
“苏辞月!”
程轩小心翼翼地将向晚晴护在怀里,目光带着愤怒地盯着苏辞月的脸,“你上午找来那个人侮辱我,欺负我,我都忍了!”
“你现在又想对晚晴下手!”
“晚晴那么善良,你为什么就是不放过她!?”
男人的话,让苏辞月忍不住地冷笑了起来。
向晚晴善良?
她不放过向晚晴?
这颠倒黑白的能力,倒是厉害。
“轩。”
向晚晴趴在他怀里,眼泪不值钱地往下掉,“我只是想来找她道歉认错,没想到她……”
看着眼前的这虚假的一幕,苏辞月忍不住笑出声来,“向晚晴,如果你演戏的时候,拿出你骗男人的演技,那你早就是影后了。”
说完,她拎着手里的食材,大步地转身离开。
“苏辞月,晚晴已经怀孕了!”
“如果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不测,我要你偿命!”
苏辞月的脚步顿住了。
她转身,目光冰冷地看了一眼身后的良两人,“既然怀孕了,那我就恭喜二位了。”
“只不过……”
苏辞月眯了眯眸,“当初你们害了我的孩子的事,可别报应到你们身上才好。”
一句话出来,向晚晴和程轩的脸瞬间都白了。
女人转过身,心脏像是被什么碾着一样的难受。
她又猜对了。
当初,她怀孕时的车祸,也是他们算计的。
这五年来,她的每一步,都在他们的算计和圈套中。
“表子配狗,天长地久。”
女人双手握拳,冷冷地丢下这八个字,抬腿大步地离开。
从这一刻开始,她不会再顾念旧情,也不会再任由他们欺辱。
……
因为编剧改了剧本,所以苏辞月多了一周修整的时间。
福千千约她去隔壁市旅行。
“辞月,现在刚好是盛夏,隔壁市的海边可热闹了。”
“最近程轩和向晚晴的事情弄得你心情那么不好,你难道不要趁着放假好好放松一下么?”
“去吧去吧,我弄到了那边一个海上乐园的票,我偶像纪南风会在那个海边乐园拍戏,我要去围观!”
“辞月……”
听着电话那头福千千带着些祈求的声音,苏辞月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吧。”
她也的确是需要出去散散心了。
“那说定了,明天出发!”
福千千欢呼了一声,兴奋地挂断了电话。
晚饭的时候,苏辞月清了清嗓子,“那个……我打算明天出去旅行。”
“旅行?”
星辰眨了眨眼睛,一脸兴奋,“妈咪,去哪旅行啊?”
“要带上我一起去么?”
“带我还是带哥哥,还是我们两个都带着?”
一旁的星云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也可以带着爹地。”
“我没空。”
一直在一旁安静地吃着东西的男人淡淡地开了口,“明天出差。”
隔壁潼市有个海上乐园的项目他要去考察。
“那真是不巧。”
星云淡淡地拧了眉。
星辰也叹了口气,“妈咪,那你要不要换个时间再去旅行?”
苏辞月:“……”
她还没说要跟谁一起去吧?
为什么这父子三个就像是笃定了她是要和秦墨寒去旅行似的?
女人默默地撇了嘴,“我打算和我闺蜜一起去。”
说完,她笑眯眯地看着星云和星辰,“旅行为期三天,这三天里,你们要乖乖吃李嫂做的饭菜哦!”
星辰巴掌大的小脸瞬间皱了起来。
“李嫂做的没妈咪你做的好吃。”
以前他是真的很喜欢吃李嫂做的饭菜的。
可是自从苏辞月变成了他的妈咪,他每次吃李嫂做的饭菜,都觉得生活没什么意思。
“待会儿我会多做一点小甜点和零食留给你们。”
女人对他们这幅依赖她的表现十分满意,“三天很快就熬过来啦!”
“等我回来,再补偿你们?”
“好!”
星辰兴奋地手舞足蹈,“我要吃油焖大虾,还有好多海鲜!”
星云则是酷酷地开口,“注意安全。”
苏辞月点头,“放心啦,潼市很近的,我只是到海上乐园去玩,没什么危险的!”
坐在主位上的男人眉头微皱,“你要去潼市的海上乐园?”苏辞月一边点头一边夹菜,“怎么了?”
“顺路。”
“明天带你们一程。”
侧颜深冷孤傲的男人动作优雅地将她碗里的菜夹起来,放到嘴里,“路费收完了。”
苏辞月:“……”
“天哪!也就是说,明天我能和传说中的秦三爷坐一辆车去潼市?”
饭后,苏辞月将这个消息告诉福千千的时候,福千千直接就在微信那头发了疯,“我原本只想随意一点的!现在看来,我要把我最贵的衣服都穿上了!”
苏辞月坐在飘窗上,用眼角的余光偷偷地看了一眼远处的秦墨寒。
此时,他正靠在床头看书。
台灯照在他的侧脸上,让他脸上的轮廓更加深邃迷人。
她抿唇,小心翼翼地给福千千回复,“你也不用这么夸张吧……”
“这不是夸张!”
福千千给她发了一张翻白眼的表情,“辞月,我是你闺蜜啊。”
“我第一次见到秦三爷,总要给他留下个好印象啊!”
“否则的话,他会以为你身边只有向晚晴和程轩这样的贱人呢!”
听她提起程轩和向晚晴,苏辞月的情绪莫名地就低落了起来。
她又和福千千草草地寒暄了几句,便直接关了手机,爬回床上。
“你似乎不太开心。”
秦墨寒淡淡地将书放下,将房间的灯关上。
“是很不开心。”
房间只有一盏床头灯亮着,昏暗极了。
苏辞月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向晚晴怀孕了。”
“所以呢?”
男人低沉的声音淡漠地问道。
“我不想伤害一个孕妇。”
女人闭上眼睛,“今天下午的时候,向晚晴又来找我了。”
“我觉得你说得对,正是因为我给他们留下了一个我很弱,可以随意欺负的印象,他们才会对我那么肆无忌惮。”
“我想变强,想让他们为他们曾经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
她长长地叹了口气,“可是向晚晴怀孕了。”
五年前,她曾经失去过一个孩子。
所以她很清楚,失去孩子的痛苦,是什么样的。
更清楚,让一个孩子没有办法来到人世,是怎样的残忍。
孩子是无辜的。
因为她受过这样的伤害,所以她没有办法再去伤害另一个还没出生的小生命。
“怀孕了又怎么样呢?”
秦墨寒的声音淡淡的,却没有什么情绪,“如果他们自己都不珍惜他们的孩子……那你也不必心慈手软。”
“保护孩子,是孩子父母的义务,不是你的。”
男人的话,让苏辞月沉默了许久。
保护孩子,是父母的义务。
半晌,她闭着眼睛,双手默默地抓住了被角。
她……是个不称职的妈妈。
五年前的时候,她明知道自己的孩子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出生了,还是坚持要去送程轩去机场。
在去机场的路上,她遭遇了车祸。
车祸很严重。
她在手术室里抢救了整整一天一夜才苏醒过来。
孩子没有保住,她也丢失了一个多月的记忆。
刚刚失去孩子的时候,她的绝望和无力感……到现在还能清晰地回忆起来。
这天晚上,苏辞月做了个梦。
梦里,有一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女孩,站在她面前看着她哭。
“妈咪,你为什么没有保护好我。”
“妈咪,我好想你啊,你为什么不来找我……”
“妈咪,我好想和你一起生活啊……”
看着小丫头梨花带雨的样子,她的心都快碎了。
她拼命地追,拼命地追,可那小女孩却像是离她很远很远似的,不管她怎么追,怎么抓,都抓不到。
但她最后还是抓到了。
她将小丫头紧紧地抱在怀里,“是妈咪错了,妈咪没有保护好你……”
“妈咪。”
“妈咪。”
这时,她身后响起了两道童音。
苏辞月连忙抱着小女孩回头。
身后,是满眼悲伤的星辰和星云。
兄弟两个看着她,眼泪无声滑落,“你不要我们了么?”
苏辞月一怔,她一只手抱着女儿,一只手朝着他们伸过去,想擦掉星云的眼泪,“别哭,我要你们。”
“我要你们!”
“我要——!”
苏辞月直接从床上坐起来。
梦境消失,她的身上已经全都是冷汗。
她揪住衣领,喘了许久的粗气,情绪才逐渐从那个噩梦中抽离出来。
最后,女人长舒了一口气,重新躺回到床上。
但怎么都睡不着了。
看了一眼时间,才早上六点多。
又在床上挣扎了许久,苏辞月最后还是决定起床。
出门的时候路过书房。
书房的房门虚掩着。
门里面的男人正认真地盯着电脑屏幕。
电脑那头,不时地传来一阵一阵异国的语言。
他又在开会。
苏辞月抿唇,想起来他曾经说过,跨过的会议,他一个人熬夜,好过让十几个高管隔着海岸熬夜。
站在门口,她看着书房里男人认真的脸,听着他口音纯正的法语,心里莫名地一阵一阵地悸动。
直到——
直到睡眼惺忪的星辰出现在她面前,“妈咪,早啊。”宝宝楼梯上做好刺激  腿张大点就不疼了
“你一大早在爹地的书房门口偷听什么呢?”
小家伙的声音不小。
话音刚落,书房里面正在说法语的男人停了下来。
她抿唇,下意识地抬眼朝着书房里面看了一眼。
刚好对上他那双锐利深邃的眸。
男人的眸太危险,像是能将她所有的情绪洞穿一样。
苏辞月心里一慌,连忙拔腿就跑地下了楼。
看着女人离开的背影,星辰贼兮兮地笑了起来。
小家伙打了个哈欠,推开了书房的门,也不管秦墨寒是不是还在开会,就直接爬上了他的办公桌,在办公桌上坐下。
他坐在办公桌边缘,穿着小黄鸭睡裤的小短腿悬空荡阿荡,“妈咪在门口偷听偷看了很久哦。”
“我觉得她应该不懂法语,不是在偷听公司的机密。”
秦墨寒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将电脑关掉,“那她是在做什么?”
“她是在看你呀。”
星辰翻了个白眼,“爹地,你自信一点,妈咪是在看你。”
男人眸中闪过一丝得意来,“那她为什么要看我?”
星辰皱眉想了想,“她可能是在想,你什么时候带她去潼市。”
秦墨寒:“……”早饭后,苏辞月背着背包,跟着秦墨寒上了车。
星辰和星云两个小家伙像看着孩子出门的家长一样站在门口。
星辰苦口婆心:
“要注意安全。”
“不能对别的小孩子太好。”
“早点回来给我们做好吃的。”
“要多拍一些好看的照片回来。”
“要……”
星云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半晌,小家伙抬起头,那双晶晶亮的大眼睛看着苏辞月的脸,“要开心。”
苏辞月重重地点了点头,“我会的。”
这次她就是去散心的。
等她这次散心回来,什么程轩,什么向晚晴,她肯定一点儿都不在乎了!
“上车。”
站在两个小家伙身后,秦墨寒拧了眉,冷声道。
苏辞月乖乖地打开车门上了车。
身形高大的男人转过身,淡淡地看了一眼还不及自己大腿高的两个小家伙,“我出差这么多次,没见你们送过我。”
星辰翻了个白眼,“爹地你都是大人了,还需要我们小孩子的关心么?”
男人微微地顿了顿。
“苏辞月不也是大人?”
“那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星辰扁了扁唇,还没想好要怎么回应他的这句话,星云却默默地转过身进门,“我们重女轻男。”
星辰连忙点头,“对!我们重女轻男!”
“爹地,要照顾好妈咪哦!”
说完,小家伙三步并作两步地追上星云,“老哥,等等我!”
“不许动妈咪给我准备的小饼干!”
秦墨寒站在原地,看着两个儿子无情的背影,淡淡地叹了口气。
连句一帆风顺都没有么?
胳膊肘往外拐!
男人站在原地,直到两个小家伙的身影消失不见,才抬腿上了车。
车里,苏辞月正在和福千千打电话。
“辞月,我已经在路口等着了!”
“我把我身上最值钱的东西都穿上了,如果秦三爷还是觉得我寒酸的话,你要记住,我尽力了!”
“我今天早上五点钟就起床了,硬是化了两个多小时的妆,就是为了不给你丢人……”
福千千的声音很大。
即使苏辞月没有开免提,甚至还故意地用手压住了听筒,女人的大嗓门还是在车里面回荡开来。
一身黑色西装的秦墨寒优雅地在苏辞月身边坐下,眸光淡淡地看了她一眼。
苏辞月知道,他肯定是听到了!
“你小点声!”
女人抿了抿唇,下意识地用力按住听筒。
但似乎并没有什么用。
“虽然秦三爷上次在视频通话中已经看到我了,但是他日理万机那么忙,肯定记不住我的样子。”
“这次,我要扳回一成我在他心中的形象!”
苏辞月翻了个白眼,“福千千,你小点声……”
她的话还没说完,一只指节修长的大手就伸了过来。
男人伸出两根长指,将她的手机拿了过去,按下免提,“不必这么麻烦。”
电话那头原本还在喋喋不休的福千千像是瞬间被人按下了暂停键,停住了。
秦墨寒声音低沉淡漠,“下次不必这样,浪费时间。”
“我又不会看你。”
福千千:“……”
苏辞月:“……”
在一片寂静中,秦墨寒动作优雅地挂断电话,把手机塞回苏辞月的手里。
“开车。”
男人话音落下,白洛连忙发动了车子。
黑色的玛莎拉蒂在城市的街道上飞驰。
苏辞月捏着手机,久久回不过神。
半晌,她抿了抿唇,抬眼看着秦墨寒,“你这样……是不是……”
“是不是什么?”
“不礼貌?”
秦墨寒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车后座,身体慵懒优雅地向后仰着闭目养神,“她太紧张了。”
“你是我太太,她是你闺蜜,以后我和她见面的机会有的是。”
说着,他睁开双眼,深邃不见底的眸子定定地盯着她,“还是说,你希望她以后每一次见到我,都这么紧张?”
苏辞月:“……”
不知道是他的眼神太过摄人心魄,还是他的声音泰国磁性迷人。
在这一刻,她看着这样的他,忽然就说不出话来了。
她甚至觉得他说的有道理。
她盯着他,他也看着她。
四目相对,苏辞月只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脸也越来越热……
正在两个人之间的空气逐渐暧昧到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车子停下了。
白洛降下车窗,看了一眼站在公交站牌前面的女人,“福千千小姐?”
“是我!”
一身华丽长裙的福千千连忙点了点头,激动地向着他们的车子一路小跑过来。
在距离玛莎拉蒂只有大概五米距离的时候,福千千穿着高跟鞋的脚狠狠地一歪——
“砰——!”
女人直接脸朝下地摔在了地上。
苏辞月抿唇,连忙打开车门下车,三步两步地冲上去将福千千搀扶起来,“没事吧?”
“没事。”
福千千委屈巴巴地被苏辞月搀扶着,“好丢人……”
“没事,别把他当成外人。”
“他是我老公,你以后见他的时候多着呢。”
说完,她直接打开车后座的车门,“上来。”
福千千一屁股刚想坐进去,就看到了车后座男人的那张脸。
她尖叫一声,连忙起来,“还,还是算了,我坐副驾驶吧。”
女人说着,也不管自己的脚刚刚扭到了,直接冲到副驾驶的位置,打开车门上了车。
苏辞月:“……”
其实她是想让秦墨寒给福千千让位的……
眼看着福千千坐在副驾驶上安全带都扣上了,苏辞月也没有办法,只能认命地上了车,在秦墨寒的身边坐下。
从榕城到潼市,距离不算很近。
车里面鸦雀无声。
苏辞月看着车窗外不断重复的风景,沉沉地打了个哈欠。
太过安静的环境,太过舒适的乘坐体验,让苏辞月渐渐地就困倦了起来。
最后,女人长舒了一口气,靠在车窗上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她感觉到有一只大手,将她的脑袋从车窗上扳了过去。
最后,她整个人靠在了一个宽厚温暖的胸膛里。
耳边模模糊糊地有人声响起。
“秦三爷,您对辞月……还真好。”
温馨提示:所有数据信息仅供参考
下一篇:腰一挺就融为一体 他的手一点一点往下移动
上一篇:把腰抬起来一点我不好发动 早就想在书房办了你疼短文
返回顶部小火箭